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250-44253255/

第一百二十三章 階段二
    “我們這是去哪里?”蕭霖沖著走在前面的云老頭說道,他們在林子里面已經晃蕩了許久,還沒有停下過腳步。

    “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落腳。”云老頭輕松地說道。

    “我們已經走了很久了。”蕭霖說道,他眼神掃過四周,周圍的場景總讓他有種違和的感覺,雖然依然是那片幽暗的厲鬼之森,但是總感覺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對。

    云老頭指了指前方的一個參天大樹:“那里不錯,去那樹底下歇會兒吧。”

    蕭霖點點頭,朝著那棵古樹走去。

    一老一小在樹底下坐定,云老頭從懷中掏出一些干糧和清水遞給蕭霖:“吃點東西吧,這段日子受苦了。”

    蕭霖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云老頭遞過來的干糧,很小心地聞了聞,慢慢地咬下一口,就著清水喝下。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云老頭輕聲地說道,“不著急,先吃點東西,我們慢慢說。”

    蕭霖沉默地點點頭,兩個人在林間靜靜地坐著,林間掛著些許微風,帶著絲絲涼意,吹拂在大地上,灌木和枝葉在風中搖晃,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蕭霖一直時不時地打量著云老頭,眼中閃過迷惑,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云老頭到底是怎么活過來的,他親眼目睹自己的爺爺死去。但是如果是假的,為什么又這么真實,連觸感和味道都和他印象中的一模一樣。

    “有什么想問的?”云老頭笑著看著蕭霖說道。

    “你是真的假的?”蕭霖不假思索地問道。

    “你覺得呢?”云老頭笑瞇瞇地說道。

    “假的。”蕭霖很直接地說道,眼神毫不躲閃地看著云老頭,想要看清這個老人臉上任何一絲一毫的變化。

    “那就是假的吧。”云老頭笑了,他根本不想在這件事情跟蕭霖有太多的糾纏。

    “那后面的問題就不用問了。”蕭霖平靜地說道,依然盯著云老頭仔細看。

    云老頭笑了笑:“對于那扇門掌握多少了?”眼中微不可查地閃過一道精光,稍縱即逝。

    蕭霖一愣:“你怎么知道?”他心中充滿了疑問,云老頭不應該知道他與修羅門之間的聯系才對。

    “我既然死了還可以活過來,為什么就不能知道你的秘密呢?”云老頭始終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臉上沒有任何波瀾。

    蕭霖沉默著,沒有回到云老頭關于修羅門的任何問題,雖然眼前的這個老人真的很像那個疼他愛護他的爺爺,但他下意識地排斥回答這個問題。

    “不說也不要緊。”云老頭慢慢地說道,伸出干枯的手掌摸了摸蕭霖的腦袋,“你傷勢很重,又走了這么遠的路,休息一會兒吧。”

    蕭霖沉默地點點頭,背靠大樹放松自己的身體,只是一直都沒有合眼,時而眼神渙散地看著遠方,時而又看云老頭幾眼。

    云老頭也沒多說什么,安靜地陪在蕭霖身邊,打開折扇輕輕地搖晃,一老一小沉默著,誰也沒有開口,一直靜靜地坐著。

    在兩人的不遠處,一道漆黑的身影帶著帽兜正看著他們,身形有些暗淡,身軀上的光芒有些扭曲,整個人顯得十分虛幻,不像是在這個世界存在的人,仿佛是隔著一個空間,置身事外地打量著一切。

    帽兜男子一直等待著,不動聲色地看著事情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小子,你的精神雖然一直在抗拒,但是離瓦解也已經不遠了,你以為這是厲鬼之森,太不仔細了,這里可是你最熟悉的炎龍山脈啊,差不多該進入階段二了。”

    “階段二?”

    獨眼閃過張麟的劍招,心生詫異地問道:“那是什么?”

    “自然是為了偉大的王。”張麟眼中露出狂熱的光芒,臉上寫滿了崇敬。

    “封建迷信不好。”獨眼淡淡地說道。

    “我追隨的可不是迷信。”張麟看了看獨眼,手中招式不停,刀劍舞動,散發著黑芒朝著獨眼斬去,“那是真實存在的傳說,現實世界中的神話。”

    獨眼有些無語:“你小子還是多讀點書吧,說得都是一些狗屁不通的玩意,都是傳說了還真實存在?你到底想說什么?”

    “你這種卑微的物種怎么可能理解我說的話語。”張麟面帶瘋狂地說道,刀劍猛烈地斬落,攻勢連綿不絕,一時將獨眼逼得手忙腳亂。

    “這小子現在情緒激動,完全不顧自己的損傷,招招都是搏命的打法。”獨眼心中思索道,“只能硬擋了。”

    他不是沒想過暫避鋒芒,張麟這種拼命的打法雖然剛猛,但是消耗巨大肯定無法持久,他若是一邊抵擋一邊游走,自然可以等張麟的氣息衰落之后進攻,那樣會十分輕松地就拿下勝利。

    但是留給獨眼的時間不多了,遠處玲瓏他們倒下的同伴已經越來越多了,只有不到十個人還在勉力支撐著,再拖延下去那邊就要全軍覆沒了。

    獨眼嘆了口氣,輕聲嘀咕道:“要玩命了啊,跟這群小子認識之后,已經拼命好多次了。”

    “受死!”張麟一劍斬落,獨眼急忙身后格擋,在金屬般的手臂上留下一道猙獰的傷痕。

    “哈哈,你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張麟放肆地大笑,手中的攻勢越發猛烈,刀劍舞動,長槍飛舞。

    獨眼頓時被壓入下風,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腿腳也越來越不靈活,鮮血開始滲進他的衣衫。

    “結束了。”張麟一劍刺出,凜冽的黑芒朝著獨眼的頭頂斬落,獨眼愣愣地站在原地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

    “這就放棄了?”張麟嗤笑道,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絲毫停頓,他心中也對獨眼十分忌憚,既然對方不不躲不閃,那正中他下懷。

    “鐺!”一到聲響傳出,沒有想象中的鮮血飛濺,只有點點火星迸濺,獨眼毫發無傷地看著張麟,嘴角帶著笑容,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怎么會?”張麟一驚,身形頓時快速退后,“你明明已經無力抵抗了才對。”

    “誰跟你說的我無力抵抗了?”獨眼平靜地說道,“我只是在做準備,所以讓你砍了幾下,現在準備好了,該輪到我了。”

    “到了這個份上,你還能翻出什么浪花?”張麟不屑地說道。

    “玄晶身·第五!”獨眼大喝一聲,聲音洪亮,仿佛連林間的枝葉都被震得簌簌發抖。

    獨眼身上發生了劇烈地變化,整個人被一層銀芒覆蓋,從頭部開始到最底下的雙腳通通變成了銀色,閃爍著金屬光澤。

    “這到底是什么功法?”張麟驚疑不定地看著獨眼的變化,手心中布滿了汗水。

    “你不會明白的。”獨眼嗤笑一聲,“受死吧。”話音落下,身子頓時掠出,激起猛烈的破空聲,轉瞬來到張麟面前。

    “好快。”張麟心中一凜,身子剛想躲閃,獨眼已經一拳結識地轟在他的胸膛上,頓時張麟的胸口往里塌陷了幾分,猛地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倒飛而出。

    張麟手中漆黑的刀劍化于無形,只有黑色的長槍還在他的身邊環繞,他艱難地撐起身子,又是一大口鮮血從嘴中涌出,整個人的氣息瞬間萎靡了下來。

    一招一拳,高下立分。

    獨眼同樣大口喘著粗氣,雖然看上去他輕描淡寫地就重傷了張麟,但其實沒有想象中的那么輕松,玄晶身第五需要消耗他巨大的體力,每多維持一息,體力就會想潮水般瘋狂地溜走。

    獨眼大步朝著張麟走去,猙獰地說道:“小子,若是想活命的話就取消了那個詭異的術法。”

    張麟胸膛激烈地起伏,連綿不斷的咳嗽讓他說不出話來。

    獨眼一把抓住張麟的胸口將他提了起來,雙腳離開了地面:“趕緊取消那個術法!”

    張麟嘿嘿一笑:“你求我啊?”

    “咔擦”一聲,獨眼擰斷了張麟右臂,整條右臂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向外打開,晃晃悠悠地在半空中搖擺。

    張麟嘴中傳出痛苦的嘶吼聲,獨眼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淡淡地說道:“取消嗎?”

    張麟只是看著獨眼冷笑,絲毫不為所動。

    “咔擦”又是一道聲響,張麟的左臂也遭遇了同樣的下場,整個人像是斷線的木偶一般在半空中來回搖晃,搖搖欲墜。

    “我的耐心有限。”獨眼說道,“不過,我對于折磨人倒是很有心得,這么和你說吧,我和那些人也不過是萍水相逢,稍有些交情,真要我放棄他們,我隨時都可以。”

    張麟目光閃爍地看著獨眼,一言不發。

    “因此,就算他們真死了我也無所謂。”獨眼隨意地說道,嘴角浮現笑容,“我關心的只有我自己的,既然事不可為我也不會強求,但是我會一直折磨你,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很享受這個過程,我相信你也會的。”

    張麟死死地盯著獨眼,他從這個壯漢眼中看到的是冷漠無情,是冰冷絕情,他相信獨眼真的做得出這種事情,舍棄自己的同伴只求自己活命,他想利用玲瓏等人的性命來要挾獨眼就范,那無疑于是天方夜譚。

    “你確定不殺我?”張麟輕聲說道。

    “恩。”獨眼點點頭,“我不殺你。”

    張麟點點頭,隨即嘴中輕聲念叨著什么,很快那些死尸一個接著一個倒在地上,讓玲瓏一行人束手無策的死尸就這么簡單輕松地倒在他們面前。

    “這就完事了?”獨眼也有些發愣。

    “我已經解開了那個術法,你不能殺我。”張麟對獨眼的話沒有什么信心,再一次開口提醒道。

    “說是為了自己的王,結果還不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舍棄了信仰?”獨眼嘲諷道,臉上滿是不屑。

    “人都是自私的。”張麟很隨意地說道,眼神平淡地看著獨眼,像是在無聲地訴說,你和我是同類人,好意思嘲笑我?

    獨眼冷哼一聲:“階段二到底是什么?”

    張麟眼中光芒閃爍:“階段二是……”話還沒說完,他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的氣息越發的虛弱,他試了幾次,每次都以吐血告終。

    張麟苦笑道:“我說不出來,每次話到嘴邊就是無法言說,像是有什么東西在阻止我。”

    獨眼撇嘴說道:“神神叨叨的,算了,你就老實呆著吧。”

    他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根結識麻繩,上下左右無死角地將張麟捆得嚴嚴實實的,還堵住了他的嘴巴,防止他再念叨什么咒語又把那些死尸給喚醒。

    做完這一次,獨眼這才喘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罵罵咧咧地說道:“這他娘的累死老子了。”

    遠處,死里逃生的玲瓏一行人也就地休整,療傷的療傷,休息的休息。

    只是,剛經歷一場大戰的眾人誰都沒有注意到,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林間快速地穿梭過一個漆黑的影子,仿佛張開了一雙漆黑的翅膀,宛若蝙蝠在密林中飛舞,無聲無息。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