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250-44253239/

第一百零七章 壓制
    “真是不簡單!”男子從劍氣的海洋中沖出來,原本云淡風輕的臉上布滿了凝重。

    如果只是蕭霖,他壓根就不放在眼里,但是現在的蕭霖可不一樣,那是修羅完全主導的,可以說只是有著蕭霖的外貌,但是內里卻完全是另外一個人,他必須極其小心才有獲勝的機會。

    劍氣的海洋一直緊跟著男子,不讓他有任何喘息的時間,帶起狂猛的風暴,卷起沙塵,掀翻巨樹。

    “真是難纏。”男子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一直躲下去根本就沒有勝機。”他注視著不遠處操控著劍海的蕭霖,覺得必須攻擊本體才有機會,一味地和劍海纏斗,只會加劇他的消耗。

    他本身就和修羅門存在著巨大的差距,這差距宛若鴻溝,根本就沒有翻越的可能,若不是上古一戰修羅門受到難以想象的重創,現在的他早就已經是一個死人,根本就沒有和它纏斗的可能,戰斗會干凈利落地結束,不掀起任何一絲波瀾。

    男子雙手在胸前結出一個印結,嘴中開始呢喃出聲,一陣陣詭異的波動開始向四周擴散,身上亮起了陰森的藍光,仿佛一盞兇猛燃燒的鬼燈,帶著凄慘的呼嘯聲在遠處散發著光芒。

    蕭霖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似是十分討厭男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嘴中第一次開口說話,聲音十分清冷,像是不食人間煙火:“還是一副見不得光的樣子。”

    男子也不生氣,只是咧嘴一笑:“修羅大人教訓得是。”語氣中充滿了嘲諷,似是在無聲地訴說,你確實光鮮亮麗,在當年拯救了整片大陸,但是看看你的下場,沒有人同情你,你的付出也沒有人會記得。

    “哼。”蕭霖冷哼一聲,他似是能夠理解男子言語之下的意義,手中的墨陽劍快速斬出,一道驚人的劍光朝著男子掠去,空間中碎裂開一道刺目的縫隙,劍光轉瞬即至。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凜然,心中對修羅門的警惕又上升了一個等級,對方明明身受重傷,這些年銷聲匿跡調養生息,但就算是這樣一個一身功力去了九成九的修羅門,也能夠一劍就輕描淡寫地將空間撕裂。

    “差距真的太大了。”男子在心中自嘲地笑了笑,但是隨即眼中浮現一抹狠厲的光芒,“不過,依然有一拼之力。”

    他雙手快速舞動,身旁的藍光像是水流般飛舞起來,在他的身邊凝結出兩道一模一樣的身影,三名男子站在不遠處盯著手持斷劍的蕭霖。

    陡然,一名男子掠出身上爆發出驚人的光芒,朝著那片碩大的劍海掠去,整個人身上燃起藍色的火焰與劍海相撞,巨大的爆破聲響起,男子的身形一瞬間就碎裂了,但是劍海也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已經顯得有些搖搖欲墜,光芒都黯淡了不少。

    “有效果。”男子輕聲地說道,臉上有些蒼白,利用靈力分身的自爆來動搖劍海,是他能夠想出來的不是辦法的辦法。

    畢竟他必須靠近蕭霖才能占據有利的位置,雖然蕭霖目前是修羅門所掌控,具備極高的能力水平,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遠在他之上。

    但是,這其中依然存在的一個巨大的風險,那就是蕭霖本身。

    “你雖然實力強悍,但是你的繼承者卻還弱小。”男子心中思量道,“以這小子脆弱的身軀究竟可以承受你的力量多久是個未知數,而且你可以提升他的攻擊水平,但是卻不能改變他的肉體力量,這就是你的最大破綻。”

    緊接著又是一道分身掠出,整個人亮起耀眼的光芒沖向劍海,又是一聲巨響出來,分身可以從空中湮滅,但是劍海也無法維持,陡然碎裂成一片光點,漸漸消失了。

    “就是現在!”男子心中輕喝一聲,身子朝前掠出,竭盡全力地爆發出自己的最快速度,確實像是鬼魅一般,眨眼間掠過不短的距離來到蕭霖面前。

    若是風雷見到這一幕恐怕又會大受打擊,因為男子所展現出來的速度是他的數倍之多,完全沒有任何比較的機會,甚至連資格都沒有。

    蕭霖眼中閃過一絲不屑,身子同樣閃動,眨眼間就閃過了男子的極速攻擊來到了他的身后,速度甚至還要在男子之上。

    蕭霖一拳轟在男子的背上,強橫的力道透入對方的身軀,男子悶哼一聲,身子摔了出去,嘴中溢出鮮血。

    “沒錯,就是這樣,繼續展現你那驚人的速度吧。”男子心中說道,“你越是施展這種技能,那小子的身軀就會快達到極限,到時候你只能有心殺敵,無力回天了。”

    蕭霖嘴角閃過一絲不屑地笑容,輕聲地說道:“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你搞錯了一件事情。”

    “什么?”男子一愣,他沒有明白修羅門到底想說什么。

    “計謀在同等級之間會起作用。”蕭霖淡淡地說道,“面對極致的力量察覺,計謀這些東西是不會有任何效果的。”

    “那可不一定。”男子笑了笑說道,“你會這么說,是因為你怕了,你在擔心這小子究竟能不能堅持住,堅持到你滅殺我,沒想到這片的至高存在也會有害怕的一天。”

    “我說了,計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是沒有用的。”蕭霖依然是一副平靜的樣子,“你現在說的這番話語無非是想激怒我,讓我不顧一切地對你出手,從而導致這娃娃的身軀到達極限,到時候我不得不交出控制權,不然的話這娃娃就會身軀崩裂而死。”

    “確實是這樣,而且我的計劃貌似已經起到了一些作用。”男子伸手指了指蕭霖,“你沒有注意到嗎?”

    蕭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上面已經出現了一些細密的傷痕,這個傷痕的樣子很詭異,不像是被刀鋒劃出來的,或者是被凌厲的氣勢切割而成,感覺更像是一個充氣的皮球,內部的氣體不停地膨脹而撐開的一種縫隙。

    傷痕上面有一些細密的血珠從皮膚里面滲透出來,一直操控墨陽劍的手臂可以說是承受了最大的壓力,也率先出現了一些損傷。

    蕭霖抬頭繼續看著那名男子,沒有在乎這些傷口:“這些小傷不用在意,我很快就能解決你了,三招就夠了,可能都用不了這么多。”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憤怒,沉聲說道:“你若是全盛時期,我或許被你一個眼神就瞪死了,但是你現在這種狀態竟然還敢大言不慚地說三招解決我?你倒是來試試,你如何用三招滅我?”

    “一!”蕭霖輕聲說了一句,身子瞬間模糊,劃出道道殘影來到男子面前,左手一指點出,一道黑光悄然劃過,朝著男子的面門落下。

    “哼。”男子冷哼一聲,身子急忙向一側躍開,雖然避過了頭部的要害,但還是左肩卻依然中招,黑光輕而易舉地穿透男子的身軀,留下一個猙獰的洞口,鮮血嘩嘩地流出,滴落到地上。

    男子身子踉蹌地落在地上,還沒來得及調整聲音,又是一道聲音在他的背后響了起來:“二!”

    “怎么會?”男子面色大變,他感覺到一股凌厲的劍氣在他的身后凝聚,雙手剛舉到一半,一柄漆黑的長劍帶著絢爛的血光從他的胸前貫穿而出。

    男子呆呆地看著自己血如泉涌的胸口,眼中是一片茫然,但是很快就恢復了神采,大吼一聲,硬生生地將自己的身軀抽離墨陽劍,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幾步,艱難地回過神盯著蕭霖。

    “還有一戰之力嗎?”蕭霖淡淡地說道。

    男子看著那道手持長劍的身影,看上去明明還是個孩子,但是卻像惡魔一般散發著攝人心魄的氣勢,讓他不由自主地退了兩步。

    “不得不承認,這是我這么多年來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男子淡淡地說道,臉上恢復了平靜,甚至還有一絲笑意,“這么多年來,我敬小慎微,茍延殘喘,絕不讓自己深入險地,但是這一次卻悍不畏死地和你決斗,你知道為什么嗎?”

    蕭霖皺了皺眉頭,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但還是淡淡地說道:“因為你想死。”

    “因為我只是棋子。”男子慢悠悠地說道,“甚至可以說是棄子,我不是坐在棋盤后的棋手,我只是沖鋒陷陣犧牲自己的棋子罷了,我今天就算死在這里也不會影響大局,更何況我還不會死。”

    “到了這個份上,還在說大話。”蕭霖已經不想和這個人再多說什么了,想要早點解決戰斗,第三招早已醞釀完畢,只有出手眼前的男子斷無存活的可能。

    “呵呵,他沒有說大話。”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就算你殺了他,也影響不了大局。”

    蕭霖扭頭看向一邊,嘴角閃過一絲冷笑:“在旁邊看了這么久,終于愿意出來了?”

    一道身影從漆黑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渾身被灰色的霧氣包裹,看不清面容,只有一雙幽綠色的眼睛散發著驚人的光彩,整個人的氣勢非常內斂,像是一片毫無波瀾的海水,沒有一絲風浪,但是在平靜的海面之下卻醞釀著兇猛無比的風暴。

    灰色身影慢慢地走到蕭霖面前,將男子擋在了身后,帶著笑意地開口,像是在和許久未見的老友打招呼。

    “好久不見,修羅,想我嗎?”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