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250-44253219/

第八十七章 試劍
    “那三只東西在哪呢?”蕭霖長廊的迷霧中穿梭,手中握著墨陽劍,劍身上時不時會跳出些許火苗。

    雖然他已經得到了墨陽劍的認可,但是還沒能完全搞清楚這柄劍的能力,他不知道墨陽劍的火焰是自身具備的,還是因為上一任主人是因為修羅門的擁有者,所以才掌握了黑炎的能力。

    不過,墨陽劍擁有黑炎的能力對他來說可是好事一樁,畢竟他自己想要施展黑炎的話會對自身造成巨大的消耗,戰斗往往無法持久,必須速戰速決,現在就不一樣,墨陽劍本身具備的黑炎讓他可以更長時間的使用,正面作戰能力提升的不是一星半點。

    “千星藤說就在這一片附近。”玲瓏眼神掃過四周,輕聲地說道。

    “不知道是人還是獸。”蕭霖小心謹慎地向前邁步,時刻注意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等見到了就明白了。”玲瓏慢慢地抽出了魚藏劍,殺氣頓時向四周擴散。

    墨陽劍感受到了那股殺氣,劍身頓時顫動起來,黑炎都是旺盛了不少,隱隱間像是在和魚藏劍比拼實力,想要分出個高下。

    蕭霖一陣無語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這柄劍看起來還很有傲氣,見不得其他的劍器在它面前顯擺,一定要把對方壓下去。

    “老哥,你消停點吧,咱們這個時候需要一致對外啊,別老是針對自己人。”蕭霖苦口婆心地勸道。

    名劍通靈,蕭霖生怕墨陽劍突然間給他鬧個情緒,到時候出工不出力,那真是鬧笑話了。

    玲瓏眼神淡淡地掃過蕭霖手中的墨陽劍,輕聲地說道:“你畢竟是古劍,這個時候又不完整,不要想著和我的魚藏劍較勁,你比不過的。”

    蕭霖真是要哭了,姐姐你怎么跟一把劍過不去,能不能少說兩句,他趕緊安撫墨陽劍,結果還是晚了一步。

    墨陽劍整個劍身瘋狂地顫動,頓時黑色的火焰洶涌地噴薄出來,朝著魚藏劍涌去。

    魚藏劍身為殺劍,自身也傲氣十足,也許在靈性上不如墨陽劍,但是同樣有著自身的尊嚴感,絕不會允許被其他劍器挑釁,頓時殺氣涌動,同樣沖著墨陽劍呼嘯而去。

    “轟。”一道碰撞聲傳出,殺氣和黑炎來回碰撞,肆虐的氣浪向四周擴散,將迷霧卷起陣陣浪花。

    “夠了。”蕭霖有些生氣了,“自己人斗什么斗!都給我住手!”

    墨陽劍頓時收斂了劍上的火焰,整柄劍立馬安靜了下來。

    蕭霖目光嚴厲地看向玲瓏,沉聲說道:“玲瓏!”

    玲瓏淡淡地看了一眼蕭霖,發現對方面色嚴肅,眼神甚至還有些兇狠,知道蕭霖是真的不高興了,這才慢悠悠地收起了魚藏劍。

    蕭霖見狀這才緩和了臉色,有些無奈地說道:“你想要比試兩柄劍的優劣,挑個合適的時候,現在還是正事要緊。”

    玲瓏沉默地點點頭,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這時,霧海深處傳來一陣細碎的聲音,蕭霖二人頓時警覺,握緊了手中的長劍。

    “這個鬼地方真是什么都看不見。”一道粗獷的聲音落入蕭霖二人的耳朵。

    “我們已經轉悠了好半天了,連個人影都沒見著。”另一道聲音抱怨道。

    蕭霖和玲瓏躲藏在霧海中對視了一眼:“人類?”兩個人身形慢慢地退后,長廊上的霧氣非常濃厚,間隔稍微一點點距離就很難看清他人的身影。

    他們還不想這么早就暴露,想要再多觀察一段時間,了解對方的身份來歷。

    “十有八九是罪犯,就不知道這些罪犯是哪一撥的。”蕭霖壓低嗓音地說道。

    如果是和獨眼一起的,那他們還真不好動手了,畢竟他們現在和獨眼還處在合作關系中,在這個節骨眼對獨眼的手下動手恐怕有些不合適。

    “話說獨眼那老小子真的在這里嗎?”一名罪犯突然開口說道。

    蕭霖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心道:“不是一伙兒的?”

    “之前我們一直跟著那五個人來到這里,結果我們穿過湖泊之后就不見了,誰知道上哪去了。”

    “我們要是還是出去吧,這個地方詭異得很。”其中一名有些罪犯有些害怕,覺得湖上長廊處處透著詭異。

    “來都來了,再找找吧,找不到獨眼的下落,對上頭不好交差啊。”一名罪犯一邊嘆著氣一邊說道。

    “原來我們一直被跟蹤了。”蕭霖低聲說道,“對方跟了我們一路,我們竟然沒有絲毫察覺。”

    玲瓏淡淡地說道:“因為我們沒有精神系的能力者,如果是被人遠遠地跟著,根本無法探查到。”

    蕭霖點頭:“而且來到這里后,處處都能見到這煩人的霧氣,視線受阻,被跟蹤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蕭霖眼中有漆黑的火焰一閃而過,原本以為這一次出來殺敵是為了試試新到手的墨陽劍,沒想到卻是有了意外的收獲,誤打誤撞下了解到了其他罪犯勢力的陰謀。

    “另外一波沒來人嗎?”霧氣中,一名罪犯再次開口說道。

    “哼,自然沒來,他們倒是打著好算盤,讓我們和獨眼火拼,他們白撿便宜。”

    “可是頭兒不至于這么簡單地就給別人做了嫁衣,應該是有什么考量吧。”

    “誰知道呢,我們只是為了活命,好好干活就行,到時候頭兒一高興賜下一名學員,我們就自由了。”

    蕭霖臉色一沉,果然除了獨眼之外,其余兩大罪犯勢力也都捕獲到了一些學員,只是不知道這個數量究竟有多少,試煉已經過去了不短的時間,說不好已經出現了學員的傷亡。

    “我去滅了他們。”蕭霖眼中有怒火,握緊了墨陽劍,就要起身動手。

    “等一下。”玲瓏突然拉住了蕭霖。

    “怎么了?”

    “你可以殺掉兩人,留下一個活口,這是重要的情報。”玲瓏告誡道。

    蕭霖點點頭:“明白了,你就待在這里,要是有什么變故,我會需要你的幫助。”

    玲瓏點頭表示明白。

    蕭霖閉上眼睛弓著身子,提著墨陽劍,靜靜地等待著。

    “喂喂,我怎么感覺我們一直在兜圈子,根本沒有再往前走。”

    “亂講,我們一直都是直著在走,只不過這座長廊太長了,所以感覺走了半天還沒到。”

    “繼續趕路吧,別墨跡了。”

    蕭霖突然睜開了雙眼,眼中燃燒著漆黑的火焰,身子陡然掠出,一下沖進了濃重的霧海中。

    頓時,一道慘叫聲傳來。

    “誰!”另外兩道聲音有些驚恐地同時喝道,“是人是鬼!”

    蕭霖一擊得手立刻隱匿了身形,雖然讓對方受到了損傷,但是沒能一擊斃命讓他有些遺憾,不過那名罪犯身上的火焰會一點點將它焚燒殆盡。

    “何人偷襲,有本事正大光明地來比試!”一名罪犯叫囂道,想要讓蕭霖現形。

    自從蕭霖和獨眼交過手之后,他現在就變成了實用主義者,原先他還覺得偷襲是小人行徑,自己根本不屑于做這種事情。

    但是后來轉念一想,你想正大光明,但你的對手卻天天用些偷雞摸狗的手段,自己要是不懂得變通,那只會被敵人玩死。

    因此,蕭霖明白了,只要結果是好的,過程是怎么樣的根本不重要,而這兩名罪犯想要靠這種拙劣的激將法勾引蕭霖出現,換在以前或許可行,現在的話只是白白浪費力氣。

    “不過這柄劍是真的好用。”蕭霖驚喜地看著手中的墨陽劍,臉上的高興是掩飾不住的。

    就在剛才,他只是很簡單地揮舞出一劍,沒有動用絲毫的能力,墨陽劍就自發地燃燒出黑色的火焰,朝對方涌去,與此同時還輕描淡寫地斬斷了對方的樸刀,盡管是一柄斷劍,但是威能卻非同小可。

    “我一定會修好你。”蕭霖的手掌在墨陽劍上輕輕地拂過,像是對劍低語又像是在激勵自己。

    墨陽劍輕微地顫動了一下,發出一道低沉的劍吟聲,有悲傷也有感激,更有重出江湖舍我其誰的傲氣

    “在這里!”一名罪犯穿過迷霧看到了蕭霖,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小子,可讓我逮到了。”

    蕭霖慢慢站直身子,看向罪犯的眼神有些同情也有些憐憫,他顫了顫手中的墨陽劍,二話不說立刻動手,根本不給罪犯思考的時間。

    “找死!”罪犯怒吼一聲,他從腰間掏出一柄斧頭,銀光燦燦,看上去煞是鋒利。

    蕭霖手中的墨陽劍迎著斧頭一劍斬去,“嗤”的一聲輕響,墨陽劍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帶出一道黑炎所組成的痕跡,與凌空而落的斧頭碰撞在一起。

    “鐺”一聲巨響傳出,罪犯手中的斧頭被硬生生斬落一部分,像是裂開一個口子的門牙,十分丑陋。

    罪犯額頭上冷汗嘩嘩直流,身子開始顫顫巍巍地倒退,眼神驚恐地盯著蕭霖,不,是盯著蕭霖手中那把漆黑的斷劍,感覺就像是死神手中的鐮刀,揮舞著向他來索命了。

    “怎么了?”另一名罪犯安頓好同伴,立馬循聲趕來,雙手上各拿著一柄短刀。

    “這小子的劍有古怪,要小心。”

    “切,一柄斷劍能夠翻出什么浪花,看我的。”罪犯輕蔑地笑了一聲,欺身而上,揮舞著手中的短刀,朝著蕭霖掠去。

    蕭霖目光平靜地看著來襲的罪犯,墨陽一劍斬落,黑炎所化的劍光呼嘯而出,朝著罪犯射去。

    “既然來了,那就一并解決了。”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