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229-44256730/

第二百九十一章:各安其命
    “你放心,本老爺就是餓死渴死,也絕不開門納降,向你等亂臣賊子搖尾乞憐。”晉軍都尉程如實在是沒有氣力,說完這句話,身體再也支撐不住,沿著墻面滑落坐在了地上。

    “公叔婁,待會把水壺綁在利箭之上,讓弓弩兵射箭入城。大事未成,豈能讓晉軍都死絕了。”韓少保命令道。

    公叔婁問道:“是否給些吃食?”

    韓少保想了想,說道:“也罷,晉王使者指不定什么時間才能過來,總不能不被渴死卻被餓死了吧。這樣,跟天安閣處的晉軍一樣,每天只提供半頓口糧,餓不死就行。”

    公叔婁領命而去,韓少保瞧著南絕城門之上的晉軍大旗,看了一會,便就離去,返回十絕城原御馬司潘南府邸,現改為城主韓少保臨時府邸。韓少保命令眾兵將,也都各自散去回府休息。

    南春、王喬烈、樊無期、溫蘇媚和姜子都在十絕城城主府邸會客廳等候,見韓少保歸來,紛紛起身相迎。

    姜子問道:“晉國可有使者前來商談?”

    “有個毛線!怕是晉王已不要了這些晉軍兵士。”韓少保頗為不快說道。

    “晉王其心當如此之毒?竟不顧自家兵士死活?”樊無期說道。

    “二哥,你以為每個人都像四哥那樣,不論出身貴賤,一視同仁,皆將兄弟兵士視為手足之人。”王喬烈說道。

    南春也道:“六弟此言甚是有理,大周天下無一人能有四哥之胸襟,若是不然,何至于會有眾多兄弟不記生死,愿以命相隨。”

    樊無期說道:“五弟六弟之言,二哥自然是明白的,只不過令我難以想象的是,晉王放棄這些晉軍兵士,難道不怕遭受晉國上下議論嗎?即使裝模作樣的派出使者前來商談一番,也好過這般無動于衷啊。”

    樊無期之言,眾人也都不知該如何作答,就連姜子也暫時不太明白晉王為何能如此沉得住氣。

    “算求了,不管了,先這么圍困著吧,反正十絕城現在政治清明,一掃往日頹敗之像,先前城內周軍囤積了不少糧草,支撐一年半載綽綽有余,如今有比這更多緊要之事前去辦理。老五,你挑選幾名手腳厲害的兄弟,秘密潛回白烏山凌虛道觀,現在十絕城局勢已定,你把我叔父韓成子安全接來十絕城。記住,此行前去白烏山凌虛道觀要穿過魏國地界,一定要當心,切勿走露了風聲。每隔半日便要飛鴿子信保持聯系說明行進之地,若無鴿子信視為遭受危險,我會派人秘密前去營救。”韓少保說道。

    南春領命,說道:“四哥放心,叔父若有閃失,老五提頭來見!”

    “好,即刻便去準備吧。”韓少保說道。

    南春得令正欲離去,韓少保想了想,忽的又叫住了他,說道:“若有他人詢問你去往何處,不必回答,路上時刻注意謹防有尾巴跟隨,切記!”

    南春點頭明白,與樊無期、王喬烈、溫蘇媚和姜子拜別離去。

    “二哥,我交你一個重擔,我封你為十絕城南司將軍,主管城建防控方面。你昔日是涼國玄甲軍百夫長,統兵調度甚是得心應手,此次在奪城之變中,全靠二哥力挽狂瀾拼死守住十絕城三處三門,居功至偉,當為表率。待十絕城局勢徹底穩定下來,再行論功行賞。”韓少保說道。

    “主管城建方面,怕是四弟選錯了人,二哥對這方面一竅不通呀。”樊無期為難說道。

    溫蘇媚說道:“二哥領兵打仗時那股子機靈勁哪去了?你當臭小子真得傻了嘛?非要讓你當這南司將軍主管城建?城建防控將軍雖然不是什么實權大官,但是能深入的了解十絕城的城防布局走向,知道此處城建可容納多少兵力布控,知道那里城墻夯土程度厚薄深淺,能否抵擋得住日后敵軍大型攻城器械的進攻,等等等,不一而足。”

    姜子也道:“言簡意賅,少保就是要讓將軍你知道,十絕城的各處城墻建設方面的地理形勢以及整座城池的整體布局走向,這可是個重擔,絕不是可有可無之職,不然周天子也不會在這十絕城設置這么一個南司官職。少保此舉,是為了將軍日后能更好的掌控全局統領大軍而有意為之。一城之守將主帥,倘若連城池城建都不了解,如何能拱衛王城安全。”

    “知我者,媳婦是也!先生是也!”韓少保笑著向二人抱拳行禮說道。

    樊無期恍然大悟,說道:“四弟良苦用心,二哥后知后覺,實在汗顏,四弟,不,城主放心,我樊無期絕不辜負所托。”

    “都說了,沒有外人在此,你我兄弟相稱便就罷了。二哥你先去就職,稍后我會命兵士通告眾將士。”韓少保說道。

    樊無期向姜子等人,抱拳行禮,領命而去。

    “先生,就先委屈你繼續做著軍師之位了。不過是從祖安之的軍師,變成了我韓少保的軍師,先生委屈了。”韓少保說道。

    “倒也無妨,與其做祖安之的軍師,不然做少保的軍師豈不更好?”姜子笑說道。

    王喬烈在旁嘿嘿笑道:“那個,四哥,你看二哥和五哥都要事情做,要不你也給我弄點事情做做?天生就是操勞忙碌的命,實在是閑不下來啊。”

    “既然如此,老六你就做我媳婦的貼身保鏢吧,護她周全。”韓少保說道。

    “保鏢?啥意思?”王喬烈不解問道。

    “交給老六你一個艱巨而又偉大的任務,寸步不離溫蘇媚,護她周全,若有閃失拿你是問。”韓少保說道。

    “有沒有比這個更有挑戰性任務?比如給老六我一個官當當也行啊,不論官職大小都可以,我王喬烈容易知足,不挑挑揀揀的。”王喬烈說道。

    溫蘇媚上前一把擰起了王喬烈的耳朵,故作嗔怒說道:“老六,你這是什么意思?瞧不上本姑娘還是怎么的?你四哥讓你保護于我,你還瞧不上?怎么,瞧不起你嫂嫂是不是?”

    王喬烈連忙叫痛,趕忙說道:“嫂嫂誤會了,豈敢啊,你這母老虎哪個敢欺負你啊,你不去欺負別人就謝天謝地了。”

    “母老虎?好你個王喬烈,看我今天不把你耳朵給擰下來,不給你長點教訓不行啊這是。”溫蘇媚故作不滿說道。

    “哎呀呀,嫂嫂,老六錯了,老六口無遮攔知道錯了,你快放手吧,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王喬烈連聲求饒說道。

    韓少保和姜子二人瞧了,不禁大笑,看著二人模樣實在有趣。

    “先生救命,四哥救命啊,你娘子太過霸道了,哎痛痛痛快放手嫂嫂,再不放手,老六要發飆了啊。”王喬烈連聲說道。

    “好啊,還敢發飆,來,你發一個給我看看。”溫蘇媚聞聽更加不服氣說道。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