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131-44256704/

四百九十五 天外有天
    聽說是缺人,又是整抬,大家想的都比較美好。

    不獨是衛佳皇,大家都不希望離散。

    不知道白筑當時是不是真的準備好了要喊話,總之他還沒來得及喊話,大家就被打散重新編隊。

    然后他們才知道說好的缺人,說好的整抬確實都不是假話——只不過競標的有點多。

    有錦陽四合,有都盛三隊,這是兩個最龐大的小團體,看見他們的規模,大家的心里稍微平靜了些:有整抬我們的意思倒也不完全是欺詐,這兩隊也就半只球隊的人。

    但是其他的散兵游勇就多了,據說很多都是甲A甲B各大豪門或直屬或掛靠梯隊的積壓產品,衛佳皇在里面看到了些猛牙杯的熟面孔,比如中華足校的主力球員,大羊鮮血的小角色,和他們對敵時候上過場的陜西回刀的某個替補,然而大部分都是陌生的臉孔,高矮胖瘦不一,長幼之分只看臉面也分不清。

    然后就見到藍山一線隊的教練團隊出來給大家打招呼。領頭的應該是這回選人拍板的話事人,他就讓大家一個個站出來自我介紹,介紹完的到另外一邊站著候命,介紹內容只需要自報家門,和擅長的位置就夠了。

    衛佳皇當時有種參加古代選秀女的錯覺,頓感等級的森嚴。

    等到所有人介紹完畢匯在一處列隊之后,躊躇滿志煙消云散,頓覺人海茫茫,自己何其渺小。

    差人嗎?怕是真的差。

    差的真是人嗎?最不差的也是人。一說起差人就天南地北搜羅那么多朋友。這還只是一個區區的甲B球隊哪!

    今后的日子分批次跟著一隊訓練,其余時間有藍山的梯隊教練帶著大合練。

    大合練還好,略高于這學期的19中代表隊的日常強度,但也不至于吃力。

    跟著一隊的訓練,卻讓衛佳皇疲于奔命,在教練的叱喝中迷失了自己: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這里做什么?

    “這么簡單的球都處理不好嗎?”

    “一腳干凈啊!”

    “下底強起啊!”

    “快一點!再快一點!”

    “你不能跳高點嗎?為什么非要退一步去拿點?”

    “太軟了!”

    強度還在增加。

    “球停那么大!你踢得來球不?”

    “去逼啊!這么快就跑不動了?”

    “這點水平怎么拿到猛牙杯冠軍的!”

    衛佳皇這一組共有18人,黎爾蜀,苗賢達同組。

    讓衛佳皇備受打擊的是18個人除了自己一人,大都獲得了教練基本認可,雖然身強力壯如黎爾蜀是因為默認成中后衛改工種才達到教練評判指標的。最沒想到苗賢達在初始被操得最慘的開局之后,為了迎合教練的要求,也做各種以前和自己風馬牛不相及的動作。之后,苦盡甘來。

    “很好!”

    “終于開竅了!”

    當然,你得認為這算甘。

    衛佳皇在猶豫:我如果拼得像他那樣去把自己完全交給教練擺布,全身心地投入進去,不再去考慮思考其他,應該也能適應下來,這樣的節奏久而久之也能習以為常。那樣的我舍棄了一技之長成為一個低級宮女呆在這個閉環里可有哪怕一丁點活路嗎?

    “你知道嗎?你唯一的優點就是還有點爆發力。”

    衛佳皇心想:我最差的就是爆發力。

    “你適合套邊強起,傳中。我給你將來定位是一個合格的邊前衛替補,應該是邊前和邊鋒之間,但是你防守態度必須好,反搶撲上去要堅決,向著這個目標努力——對了,你本來是打什么位置的?”

    衛佳皇老老實實答:“左后衛。”

    教練搖頭:“你這個身體條件在職業里是絕對不可能打邊后衛的,你得改。”

    衛佳皇想反駁說羅伯特卡洛斯比自己還矮,忍住沒有找死。

    但是身體的最后一絲抗拒是僅存的驕傲,雖然可笑和討罵,衛佳皇忍住了被罵得狗血淋頭的代價,堅守在吊車尾的位置,呵護著所剩無幾的對自我價值的認同。

    私下無人的時候,苗賢達忍不住問他:“你不打算留下來么?”

    衛佳皇也很迷茫:“我現在也不知道了。”

    苗賢達羨慕地看著憑借著出眾的身體條件在新教練這里咸魚翻身且如魚得水的原先代表隊死替補兼專職打手黎爾蜀:“先忍下來吧,如果我們真的做到全隊整抬,總會有辦法獲得更多話語權。你難道要一個人掉隊?”

    這句話打動了衛佳皇,他也學著苗賢達放棄了思考,完全照教練的要求去執行每一個細節。

    教練也很滿意:這個矮子雖然悟性差點,理順了思路還是能派上一點用處的,可惜啊,矮了那么幾厘米。

    衛佳皇覺得越聽話,自己越自卑,但是為了鳩占鵲巢,他忍。

    從經歷了一天訓練回宿舍沾床就睡,到回宿舍還能聽同寢室天南地北聊會再睡,訓練量和強度倒是適應了,但他感覺自己有些根深蒂固的運動本能也被纂改了,暗想:總覺得朝哪走都是有去無回的陷阱啊。

    和同一隊的合練比起來,大合練反而能看到大家真實本事。

    多練了幾次,衛佳皇更迷茫了。本來他對自己的腳法還頗有自信,可歷經幾次大合練他不再這么想了。就連他以為稀松平常的陜西回刀以及大羊鮮血的小角色舉手抬足感覺都能把自己壓住。

    大合練經常有分組對抗,自命技術無短板的自己在里面也只是謹小慎微才能保證不至于手忙腳亂,大家的水準顯然都不低,雖然有一定年齡因素,但里面真正的強手如云。

    以往遇到強手,一來有地域局限性,二來更多是想著克敵制勝,并不會特別客觀去類比。可是這么一朝夕相處的氛圍里,就會有更多機會去接觸觀察比較。

    比較多了又會問類似的但又比較深入一點的幾個問題。

    我到底在哪兒?我在這里算是個老幾?19中的人在里面算是個老幾?

    一直以來坐井觀天,有些道理雖然明白,但也只是聽覺上的明白。結果一經歷下來,沖擊非常大。

    以前說從業的人少,人才稀缺,巴巴的趕來,以為是投籃,才發現人說少也不少,和實銷的比起來,積壓的太多太多。在這當中,猛牙杯新科冠軍的精銳們算個屁。天外有天是老掉牙的話,無趣到極點,但又正確到無解。

    那時候以為自己是青蛙。

    現在卻知道,那不是青蛙,要說,那也只是競技青蛙。而單純的競技本來就是狹隘的。

    要追求真正的強大,那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

    只追求勝負,其實很簡單,有時候也很卑鄙。

    足球裁決天下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