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85-44283771/

第二十七章她也喜歡他?
    有了任惟昭神帶坑,兩人順利進入最后一輪。

    一旁的主持人開始介紹這一輪的比賽規則。

    “選手們待會兒抽簽決定分配到的三道不同料理,每組選手都要復刻出所抽中的料理。食材選擇,包括調味料的選擇都由a選擇品嘗得出,再由c進行料理復刻,最終復刻的品相、口味與樣品最相似的組將會得到大獎。”

    某些食材的選擇或許還能憑借視覺得出結果,但僅僅通過品嘗很難做出味道相似的料理。

    況且做菜和嘗菜分別由兩個人負責,這也更加大了比賽的難度。

    因為任惟昭的翻譯始終要慢主持人十幾秒,以至于十幾秒后,臺上的許攸冉才“啊”的露出傷腦筋表情來。

    好不容易走到最后一輪,許攸冉的勝負欲更強。

    反觀一旁的任惟昭,仍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架勢,雙手背在身后,竟是比臺下的觀眾還輕松。

    許攸冉神色復雜,“你好像很有信心?”

    “規則對其他選手而言也不容易。”他輕笑道,“攸冉,放輕松,把它當做一場游戲就好。”

    許攸冉隨即注意到其他選手也一臉擔憂神色,心里感到了些許安慰。

    只是臺下的觀眾太清楚臺上三組的表現,剛才他們就看出來許攸冉一直在劃水,連幫忙打下手都不免有些手忙腳亂,所以不少人都認為這一回任惟昭也束手無策。

    于是,觀眾們看他們的眼神像是篤定了他們會被淘汰。

    “不過攸冉,你不會料理,總吃過料理吧?”

    這個是當然,但能不能判斷出所有食材和調料,許攸冉心里也沒底。

    比賽開始前,三組的a、c選手被分開。

    三名a抽到的料理圖片隨即被放到大屏幕上。

    左邊的選手抽到的圖片上紅紅一片,像是辣椒,許攸冉看了一眼就記起了前幾天被墨西哥菜支配的恐懼。

    她向來對辣椒沒轍,辣菜會影響她的味覺判斷,如果剛才抽了1號,這局可以直接宣布退賽了。

    再看右邊抽中的菜,許攸冉頓時右眼皮直跳。

    番茄醬爆肉。

    這道菜的斷句應為番茄醬爆肉。

    并不是用番茄醬直接下鍋,這道菜許攸冉當初在國外讀書時吃過,那時還因為圖文不符找過做菜的師傅。

    早知道剛才就選擇2簽了。

    凡事沒有早知道,世上也難買后悔藥。

    許攸冉抽中的這道菜在大屏幕上放出的同時,實物也被工作人員端到她面前。

    14寸的潔白餐盤中間是一片被擺成圓弧形的醬色米飯,米飯上撒著綠色的粉末狀食物,最中間斜立著一只橙紅色雞腿。

    在這片“孤島”邊上還有兩只蝦仁,蝦仁底下是紅色的醬料。

    許攸冉低下頭輕嗅,酸味明顯,由此判斷紅色的醬料應該是番茄醬。

    主持人“現在開始品嘗。”

    許攸冉拿起湯匙舀了一小口米飯進嘴,她閉上眼細細咀嚼,沒有外界的視覺干擾,食材的字眼躍然眼前。

    她保持著閉眼品嘗的姿勢,得出判斷,“糯米。”

    鋪底的米飯上的綠色卻是沒什么味道。

    她轉而用刀叉對付那半只雞腿。

    刀切下去,突然發現雞腿上下的切感有明顯不同,上邊易切而下邊遇到了阻力。

    她仔細端詳后才看到雞腿上的分界線。

    她分開品嘗,“雞腿上面有一半是豆腐和魚子醬混合做成的泥,魚子應該是……”閉上眼在大腦的“美食庫”里搜尋同樣的味覺記憶,“紅酒、薄荷葉。”

    許攸冉睜眼繼續品嘗其余部分。

    現場觀眾嘗不到,只看圖片也不知道選手們說得對不對,再加上許攸冉說的又是英文,并不是所有觀眾都聽得明白,也就更是云里霧里。

    在場的人里只有任惟昭的情緒產生了明顯的變化,他把握節奏按照許攸冉報的信息整理食材,她報得越多,他的眼神也越深邃。

    任惟昭很驚訝,畢竟從前兩輪的表現就可以看出許攸冉并不是一個擅長料理的人,所以在他聽到第三輪的比賽規則后就已經放棄了冠軍爭奪的念頭。

    但眼下,許攸冉的表現卻讓他不禁刮目相看。

    只是對錯與否,還有待商榷。

    在許攸冉報完這道菜的所有內容前,任惟昭已經開始動手。

    許攸冉也逐漸意識到任惟昭不僅是會做菜而已,因為最后成形的料理已經做到和原樣品90相似。

    90。

    這個數字在許攸冉的腦海里放大,她的視線陡然注意到樣品上浮現的綠色。

    她愣了一秒,叫停了正要拍下鈴的任惟昭,“迷迭香!攪拌機打碎迷迭香灑到糯米上!”

    任惟昭的手瞬間收住,而后迅速在最后的時間里撒上迷迭香。

    剛才許攸冉那一聲吼使得觀眾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在他們這組還是在倒計時結束前完成了成品。

    1號的辣菜顯然超過了當地人所能承受的范圍,那名選手嘗了一口也只報出個辣椒的名頭,而且最后成品的相似度也很難讓人相信這和樣品是一道菜。

    在相似度上,許攸冉這組和2號不相上下。

    2號組兩人似乎對大獎勢在必得。

    評委們一一嘗過后漱了漱口,最后的評分結果已由工作人員送到主持人手上。

    到了這份上,許攸冉忽然有一種謎一般的從容感。

    “沒想到你還很會嘗菜。”

    許攸冉回過神來,商業胡吹,“我也沒想到你是個大廚。”

    任惟昭笑著搖頭,“美食愛好者而已,算不上大廚。”

    臺上的兩人已經開始胡天海地地聊了起來,以至于主持人宣布結果都沒聽清。

    眼看著觀眾們的呼聲都比得獎組大,一旁的2號輕聲提醒兩人,“那個,你們贏了。”

    “啊——”許攸冉怔了怔,這才開始歡呼。

    那邊的評委還在夸贊許攸冉和任惟昭配合默契,兩人已經自覺走到領獎臺。

    比賽結束,觀眾們便紛紛去逛其他展位,人群這才慢慢散開。

    但臺上獲得勝利的許攸冉卻陷入了新一輪的掙扎中。

    她和任惟昭并不認識,合作報名前居然沒有協商獎品的分配問題,但這會兒再提,又該怎么分配?

    心心念念的食譜拿在手里突然變得燙手了。

    “食譜給你吧。”任惟昭說,“如果你明天還在羅馬的話,今晚先借我看,我明天送到你那兒,你覺得可以嗎?”

    他肯拱手讓她,她當然樂意。

    “你看一個晚上就能記住?”

    他點頭,“不過只記個大概,我只是愛好美食,不需要全記住。”

    協商完后,兩人交換了目前各自所在的酒店名,以及酒店聯系方式,這才告別。

    看著任惟昭在人群里慢慢遠去,許攸冉這才收起揮別的手,正準備回酒店,卻是心頭一震。

    萬一他不回酒店,豈不是找不著人了?

    后知后覺的許攸冉忙往任惟昭離開的方向跑去,沒找到任惟昭,卻是撞上了秦楚。

    秦楚抓住她的手臂問,“你找什么?”

    許攸冉急得不行,“趕緊幫我找人!”

    雖然秦楚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還是幫著她找,“什么樣的人?”

    “一個年輕的男人,比我成熟,高高的,大概跟你差不多,長得很好看,眼睛是綠色的……”

    “……”

    眼睛是綠的,秦楚只覺得頭頂也綠了。

    他板著張臉,暫時沒跟許攸冉計較這是怎么一回事。

    集市上人多,聲音也嘈雜,兩個人好不容易穿過集市打車到了任惟昭所說的酒店,前臺卻表示沒有任惟昭這位住客。

    直到這一刻,許攸冉才確認自己的確被騙了。

    她有些沒精打采地靠在出租車椅背上,望著窗外。

    一旁的秦楚冷嘲,“我還以為秦太太很聰明,很有警惕心。”

    剛才在去酒店的路上,許攸冉已經全盤脫出那場比賽以及消失的任惟昭和食譜。

    她現在卻后悔把這件事告訴他了。

    “秦先生,話別說太滿,人這一輩子總會被人騙。”

    “至少騙我的人,我知道他姓甚名誰。”

    許攸冉被堵得腦仁疼。

    知道許攸冉被騙,心情不佳,秦楚也沒打算一直說難聽的話。

    他在旁不露痕跡地安慰,“所以下次別相信陌生男人說的話。”

    “不信別人,信你秦二少?”

    許攸冉言語里極盡諷刺,秦楚卻微微漾開唇角,“至少你對我知根知底。”

    但見她眉間郁色濃重,他到底還是心里一軟,語氣也跟著軟下來,“以后有事沒事首先聯系我,這次是你運氣好,沒被人家拐賣已經是他網開一面。”

    許攸冉不覺得秦楚是在安慰,只覺得他還在嘲諷,于是一路都沒給他好臉色看。

    另一邊,等待著“老板娘”好消息的向沁等來的卻是氣呼呼的許攸冉。

    秦楚跟上來時,許攸冉已經關上了房門。

    向沁有點懵地看向秦楚,“老板……”娘,差點說漏嘴的向沁氣定神閑地改叫他秦總,“您沒去嗎?”

    許攸冉雖然最先聯系秦楚,但他沒接電話,知道她在哪兒的人只有向沁,向沁為了撮合兩人便立刻告訴了秦楚。

    后者并未察覺到向沁的稱呼古怪,“她被一個男人騙了,我說了她幾句。”

    這話聽在向沁耳朵里就成了歧義。

    女人被騙,被騙什么?她老板出門時孑然一身,回來也孑然一身,被騙的自然只能是感情了。

    秦楚和許攸冉的每日交流里總少不了爭吵,他是習慣了,但向沁卻急了。

    “您是喜歡我老板的吧?”

    秦楚愣了下,看著她卻不出聲。

    向沁急得不行,隨即也不再掩飾自己,“老板娘,我是站在您這邊的,但是總得讓我知道你們的實際情況,我才知道怎么幫你們吧?”

    在向沁當了許攸冉助理后,秦楚就派人調查過她的這個小助理,沒什么背景,實習前只知道學習,心思也很單純。

    即便她不單純,秦楚也有辦法拿捏她。

    不知道是向沁的話說動了秦楚,還是秦楚也開始急了,他破天荒地將自己從未正面跟人提及過的心事蓋了章。

    “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向沁更認定自己看人很準。

    “其實老板也喜歡你,只是她不知道,而且你們都太要強了。”

    病急亂投醫,說的就是秦楚。

    他見向沁看上去和何晉一樣穩重,便對她的話信了三分。

    兩人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向沁為他出謀劃策。

    向沁得知被騙真相,稍稍松了口氣,“老板對您生氣,該不會是您剛才火上澆油吧?”

    秦楚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這點。

    向沁只覺道阻且長,她這“老板娘”怎么跟沒談過戀愛的小學男生似的,還把那套故意欺負的招式用到喜歡的女生身上呢?

    “你剛才說許攸冉也喜歡我?”

    向沁覺得難,但為了不傷害他,掙扎地點了頭。

    秦楚眉宇舒展開來,但還是冷靜出聲,“哦,你怎么看出來的?”

    “老板她平時對誰都好,但碰到您,她就跟變了個人似的,瘋狂懟您。”

    聽上去好像是有點另眼相待的意思,但秦楚總覺得不太對勁。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