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944-44256733/

第三百六十四章 前兆
    空曠的房間中,高朗獨自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他的雙手放在桌子上,看他此刻的樣子不知道是在沉思還是在休憩。

    倏然之間,他睜開了眼眸,在昏暗之中,那一雙眼睛尤為明顯,它散發出了凌厲的氣息。他豁然起身,轉而走向了門口,用力的敲打著房門。

    “開門,趕緊給我開門!”

    房門被打開,小林看著高朗道:“有事?”

    “我要見寧浩!”

    “現在負責你案子的人是我,你見他做什么?”小林說完,看了眼高朗移開了視線:“我的意思是,有什么,你可以直接和我說。”

    “我要見他寧浩。”高朗眸光凜凜的看著小林,眼中充滿了壓迫性!

    小林張了張口,被他這么看著,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他竟然有一種底氣不足的感覺。

    二十分鐘后。

    看守室。

    房門打開的瞬間,寧浩盡可能的讓他的面容顯得鎮定從容,只是他沒有想到,一進門,就被高朗看著,他的那雙眼睛像是有穿透力一般,險些讓他無處躲藏。

    “他們都說你很配合,但是今天突然間這么鬧騰,讓人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寧浩道。

    “靜靜怎么樣?”高朗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問話的時候,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寧浩:“你躲避我的眼睛!”

    心頭一凜,高朗快速的站了起來,走到了寧浩的身邊。

    寧浩一頓,怎么轉眼的功夫他就出現在他的面前了?正準備說話,不料他竟然揪住了他的衣領。

    “告訴我,她是不是出事了?”高朗直直的看著寧浩的眼睛,想要從他的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信息,但是又害怕他的猜測是真的。就在之前,他的心跳一直紊亂,心底的不安,讓他整個人都變得焦灼了起來。

    “那個……”寧浩望著高朗,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如果不是確定他被關在這兒,與外界已經隔絕了,他都要懷疑他有通訊設備,畢竟這才剛發生沒有多久的事情,他竟然就知道了?

    “那個……”

    “快說!”

    寧浩身體一顫,他的手握住了高朗抓住他的手道:“你先放開我,要是現在的樣子被別人看到,會說你襲警,到時候會對你更加不利。”

    寧浩說完,等著高朗松開他,可是他像是根本沒有聽見他說的話一般,還是維持著之前的動作,尷尬的動了動唇角道:“她應該沒事。”

    “應該?”高朗心頭一凜,神色凌厲的望著寧浩:“應該沒事,那就是有事了。”

    寧浩看著高朗,他感覺出了他的緊張:“你先松開我。”

    高朗松開了寧浩,心中的不安越發明顯:“告訴我,到底都發生了什么?”

    寧浩看著高朗,欲言又止,對上他的視線,想了想還是開口道:“文靜去醫院看望吳維了。”

    “她去醫院我想到了,畢竟是一條生命,再者還和我有關系,她去看是很正常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如鷹般的眼眸直接掃向了寧浩:“她是不是被為難了?為什么秦少不派人在她身邊保護?”

    寧浩張了張口,看著高朗,聽著他的詢問,糾結著,還是開口道:“她失蹤了。”

    “失蹤?”

    聽著高朗的話,寧浩的心顫了顫,他畢竟已經和他相處了這么久,怎么現在聽他一聲吼,他竟然都不敢直接看向他?

    “她和吳維一起失蹤了,如今……她已經在警方的通緝范圍之內。”簡單的一句話,寧浩說出來,只覺得壓力更加的大了,迅速的抬頭看著高朗道:“這件事情我已經向上級反映,明面上看文靜的確是嫌疑最大,但是變相的,吳維方勢力的嫌疑也很大。畢竟單單憑借文靜一個人,是沒有辦法讓吳維消失,并且還這么徹底!”

    “我要出去。”高朗握緊了拳頭,額頭上的青筋顯露明顯,話語中充滿了不容置喙。

    寧浩看著高朗,面色凝重,張了張口……他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文靜……不會有事的。其實你不必……”

    “我要出去,立刻,馬上!”

    “咳……咳……”

    劇烈的咳嗽之后,死亡的恐懼感瞬間縈繞心頭,文靜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驚慌的看向周圍,她已經沒有在冰冷的海水里,而現在的地方應該是……房間?

    “終于醒了。”小魚放下了手中的書,看著文靜的面上并沒有太多的表情:“吳維讓我問你,還有想要用死威脅他的想法嗎?”

    文靜面色一變,轉頭看著小魚。

    小魚看著文靜,蒼白的面容,沒有一絲血色的嘴唇,眼睛中的理直氣壯也被恐懼取代,搖了搖頭:“還以為你有多厲害,能有多堅持,文靜啊……原來你也是個欺軟怕硬的東西!”

    文靜悄然的抓緊了床單,一瞬不瞬的盯著小魚,開口道:“每個人都怕死,這個并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

    “可就是因為你怕死……他現在已經掌握到了你的弱點。”小魚道。

    文靜冷笑,笑著笑著,她覺得冷,這種冷意讓她對小魚最后的一絲憐憫也瞬間消失無影無蹤:“我怕死,是因為我還有留戀,但是現在想想,死亡也就是那一瞬間的恐怖,之后如何……我并不能感受,我要見吳維!”

    小魚若有所思的看著文靜,眼中的深意明顯非常:“他現在心情不好,你確定要現在見他?”

    雖然是詢問,但是小魚并不準備給文靜回答的機會,站了起來:“如果我是你,靜觀其變比你主動出擊要好得多。”

    文靜狐疑的看著小魚,見她離開,眼中的幽暗越發的明顯。

    海風拂過,小魚才剛出門就打了個哆嗦,她不由眺望遠方,漸漸的走到了船邊上。回想當時文靜掉入大海,她一直在等吳維叫停,但是……如果不是她及時將她拉上來,或許現在的她真的死掉了。

    從文靜起來之后,吳維也一直沒有看過她,想來……他對文靜是真的可以心狠了,只是他對文靜尚且可以心狠了,對于她……怕是更會無所顧忌。一時間,冷意從心底彌散,她環抱住了她自己,只希望不要太冷。

    “我還是自我欺騙了,文靜就算是怕死,但是從頭至尾,她并沒有開口求饒。”

    書客居閱讀網址: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