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54-44283829/

728他來了
    納蘭鄰沁其實先前已經有了預感,有意外之事會發生,那種直覺的恐慌感,讓她加快了手頭的速度——她要快些取了梨落的性命!

    可惜了,她沒有想到自己此行,竟然會受到如此多的阻攔,就算是她有非同常人的力量,那也僅僅是單挑,而如果是車輪戰,她如何能夠抵擋得了這般沒完沒了的攻勢?而且,這些還不是普通人,僅僅是有著蠻力,這可是千挑萬選選出來的侍衛。

    絕對是作戰經驗豐富,訓練有素,配合起來更加是有條不紊。

    這些人倒是和納蘭鄰沁形成了對比,她雖然是個體實力強悍,可終究是一介孤舟,心里有慌亂急迫,免不得就會亂了方寸,她的對手恰恰相反,同仇敵愾之中更是有條不紊地配合著。

    而納蘭鄰沁單打獨斗,本身雖然是有極高的修為,卻并沒有足夠的打斗經驗——平時護著她的人太多,根本沒有幾個人敢對她出手,而且常年修行的魂力,沒有足夠作戰經驗的依托下就如同是紙上談兵,并不能夠讓她的攻擊“大放異彩”。

    魂術千千萬,若是不能夠利用,一切都停留在文書理論的表面,雖然是修為高于這些人,但打斗起來,誰輸誰贏,誰究竟更勝一籌,其實還難說。

    納蘭鄰沁畢竟是女子,體力上跟不上,尤其是周遭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也怪她當初實在是不留情面,導致人家的出手也絲毫不保留了,一堆人和一個人的戰斗,消耗時間越長,對她越沒有好處,即便是有暗器加持,暗器也并不非是無窮無盡的。

    沒有多久,她邊展現出來氣喘吁吁的架勢,然而,即便是疲累了,她也不能停歇,那侍衛手中的,可是真刀實劍啊。招呼到身上究竟是如何——

    看看倒在血泊之中的十幾個侍衛就可見一斑了。

    她并不想自己也是那個模樣。

    說到底,雖然她是郡主,但侍衛和侍衛之間長年訓練,顯然是更加情重團結,那就是妥妥的兄弟,就算是貴為郡主,這般不管不顧,出手貿然而又全無理由。

    在他們的眼中,雖然是知道些為何納蘭鄰沁會到公主宮殿拜訪,并且是出手欲奪人性命,然而,并不贊同她這種貿然魯莽做法。

    納蘭鄰沁越是心機,越針對梨落,就越容易被侍衛圍攻,作戰本來就是要專注,而她這般,既要對付這些訓練有素的侍衛,還要尋找時機解決梨落,可謂是分散了精力。

    而正是因為這般分心,而又沒有足夠對帶這陣仗的實力,于是兩方都沒有討好——

    她不僅僅是自己身上中了數劍,而且,梨落也沒有傷到分毫,更別說是取她的性命了。

    納蘭鄰沁在體力變弱之時,看到梨落竟然是在靠近,她伺機解決掉了擋在她身前的侍衛,于是那鮮血就濺到了她的臉上,后續的攻擊想起來如同是一番夢魘,夢魘深處——

    她窺見了他的臉。

    ……幽言,是幽言啊。

    彼時的他,眼中的冰藍色,愈加深邃。

    這個人從小就是這樣,生氣的時候,心中燃燒著的是熾熱的火焰,而眼中呢,燃燒著的,倒是冰藍色的愈演愈烈,明明是冷色的藍,偏偏是熊熊的烈焰。

    納蘭鄰沁幾乎是瞬間敏銳地感覺到了,這人是生氣了,而且是近乎前所未有的憤怒。

    她的暗器,是被他手里的寒冰劍打飛的,她納蘭鄰沁想殺了梨落,卻沒有得逞,因為……他來了。

    她看著幽言把梨落從地上扶起來,擦了擦她臉上的血污,那眉眼之中的情愫納蘭鄰沁不明白,只是,這回,她是真的感覺到,幽言是生氣了,是真的生氣了。

    那般分明的怒火,他們相識到今天已經六百年了,她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他。

    明明沒有說任何話,就是而來的狂風暴雨。

    “殿下!”侍衛齊聲恭敬道。

    “你們辛苦了,把傷員抬下去,好好修養,救駕梨落公主有功,此月俸祿三倍!”

    幽言聞到了這里充斥著的,幾乎是無處不在的血腥味。那般濃重,就是王宮之中,從他出生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過。

    從來沒有過這般的事情,在王宮里明目張膽地行刺。

    “是!”眾侍衛領了命令,將傷員都抬走。屋內原本的一地狼藉混亂,在這些躺倒在地上的侍衛被抬走之后,總算是恢復了幾分原來的模樣。

    可那些觸目驚心的血跡,在這華麗的宮中,依舊是略顯突兀。

    幽言看了看鄰沁,始終是一言不發。

    “你受傷了。”幽言這話,不是對著納蘭鄰沁說的,而是對著滿臉血跡的梨落說的。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