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784-44282698/

第1922章 番外36、救天子
    第1922章 番外36、救天子

    皇宮,天子的寢宮。

    天子唐非今年只有十歲,還是個孩子。

    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他一時間很難接受。

    他覺得自己做天子了,應該是高高在上的,可是他發現根本沒有人愿意聽他的安排,特別是那個秦章,他只是不停的命令自己做這個做那個。

    他發現自己無能為力。

    初為天子的喜悅,在這個時候很快消失不見了。

    而就在他已經認命的時候,更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皇宮的城門攻破了,秦章嘴里說的那個敵人沖了進來。

    唐非呆在宮里,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章的臉色已經特別的難看了。

    “可惡,可惡,他們怎么逃了,他們怎么逃了?”

    秦章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那些依附于他們的節度使,竟然退兵了。

    如今,李田的兵馬沖了進來,他們的日子怕是不會好過啊?

    “大人,現如今這種情況,我們應該怎么辦才好啊?”

    “是啊,我們剩下的這點兵力,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怎么辦,怎么辦啊?”

    “…………”

    跟著秦章的那些官員現在都特別的后悔,早知道就投靠李田了,他們知道,他們接下來的命運肯定會很悲慘。

    秦章凝眉,他并不肯就這樣認輸。

    “去把天子帶過來,有天子在我們手里,李田那些人不敢輕舉妄動。”

    如今唐國就只有這么一個天子了,如果天子死了,李田想要通過天子來命令那些節度使的目的肯定達不到,如此一來的話,他自然也就不會讓唐非出事了。

    在秦章看來,只要唐非在他手里,他們的安全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皇宮被攻破,李田帶著兵馬來到了大殿上,大殿上,秦章的人挾持著唐非,那唐非面對這種情況,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李田看了一眼秦章,道“狗賊秦章,快快放了陛下,不然我李田要你好看,陛下放心,臣來救你了。”

    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不然他們就是反賊,現在說了這話,秦章就是反賊了。

    秦章看著李田,眼眸之中有怒火,可他還是忍了下來。

    “若非城門被你們攻破,這長安城那里還會有你李田的容身之所?現如今想要陛下活命,只有一個條件,放我們離開,不然,我們就弄死他,我秦章得不到的東西,你李田也休想得到。”

    秦章已經瘋狂了。

    李田心頭一沉,如果唐游有其他兒子的話,唐非死就死了,死了他再立其他皇子就行了,可偏偏唐游雖好女色,可就只生了兩個皇子,這就讓他有點難辦了。

    如果唐非死了,那他還如何號令群雄?

    至于立其他皇室成員為帝,多少有點名不正言不順啊。

    可如果吧秦章給放了,那無異于是放虎歸山啊,到了那個時候,想再殺他可就不容易了,這秦章跟不少節度使的關系還是很不錯的,如果他投靠了那些節度使可怎么辦?

    而且看樣子,他沒有絕對的安全,也不會放了唐非啊,萬一他把唐風帶到了其他節度使那里,那又當如何?

    這對李田來說,是一個很難下的抉擇。

    時間慢慢,李田一直都做不了選擇。

    秦章看到這種情況,有點失去了耐心,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殺了唐非,我秦章得不到的,你李田也休想得到,如今的我,已經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那我們就一起失去所有吧。”

    沒有了天子,李田就什么都不是了,那些節度使也不會聽他的話,而憑他手里的那點兵馬,又無法與那些節度使爭奪天下啊。

    情況很不好,很不好。

    他現在所能做的,只能是想辦法拖住秦章,然后想辦法救回唐非,只要能得到唐風,他李田就有機會統治整個天下啊。

    “好,我可以放你們離開,但是你們必須把陛下放了。”

    “放心,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會放了陛下,可如果你們想耍什么花樣的話,我就是死,也必要陛下隨我陪葬。”

    李田凝眉,道“好,好,來人,放行。”

    李田放行,其他節度使相互張望,這么好的機會,若是讓唐非逃走了,那他們今后豈不是仍舊要受制于人?

    如今亂世已經將現,這是他們這些節度使登上舞臺的最好機會啊,他們怎么能放棄呢?

    他們很快就有了算計。

    就在秦章帶著兵馬要離開的時候,那些節度使突然喝道“擒殺秦賊,救陛下。”

    陛下能得到,自然最好,得不到,死了對他們來說也有一定的好處,所以他們才不在乎唐非死活,真正在乎唐非死活的,是李田。

    可如果天子都死了,李田還能把他們怎么樣?

    以前他們聽李田的命令,也只是想他在朝廷給他們謀取福利罷了,但現在,李田好像已經失去了利用的價值。

    一個人沒有了利用的價值,那他們自然也就不需要聽李田的命令了。

    一眾兵馬瘋狂的向秦章他們殺了過去,李田被這些節度使的行為給弄懵了。

    “做什么,你們做什么,給我住手,快點給我住手。”李田不停的吼叫著,只是那些節度使那里還會聽他的話,他們根本就不在乎李田說什么,現在的他們要破除那個枷鎖,雖然這個枷鎖是無形的,但很多事情想要去做,就必須除去一些束縛他們的東西。

    唐非就是束縛他們的那個人,只要這個人死了,亦或者被他們掌控,那他們就可以獲得自由,亦或者號令群雄。

    這一切發生太突然了,秦章都沒有想到這些節度使竟然會出爾反爾,要對他們動手,。

    他想罵人,這些節度使真不是東西啊,之前的那些寒門節度使是這樣的,現在這些權貴節度使也是這樣的,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啊。

    而現如今這種情況,他所能做的,只能是走,必須走,他現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但他不會丟下唐非,說什么都不能丟下他,他很擔心這萬一是李田的計謀,就是要他拋下唐非逃走。

    他如果逃不走的話,他肯定會先殺了唐非的。

    他得不到的,其他人也別想得到。

    回到大唐當皇帝唐煜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