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33-44256711/

第七九一章 我不是妖艷賤貨102
    周沖媽是真的傷心了。

    早先周沖在她跟前抱怨蔣安楠沒學歷沒文化,和蔣安楠在一起不投緣,而且蔣安楠家里又窮,反正哪哪都不好。

    周沖媽就覺得一定是蔣安楠纏著周沖,心里氣的不行,這才跑到蔣家找蔣安楠的媽媽鬧了一場。

    她一直以為她是為了兒子好。

    但卻沒想到她現在卻落了埋怨。

    她掏心掏肺對待的兒子竟然怨恨她。

    周沖媽捂著臉哭了起來:“這能怪我嗎,你說這能怪我嗎……”

    她不好說兒子先前看著人家窮就看不上眼,現在看到蔣家發達了就想湊過去,可心里難免會這么想。

    周沖也難受的不行。

    他也不想抱怨的,可是那些話就忍不住說了出來。

    也許,這正是他心里的想法。

    周春枝特地跑到周家莊,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

    她知道周沖早先對不起安楠,這回安楠找了個好男朋友,她就特地跑過來傳那樣的話,就是為了出一下心口那股子悶氣,另外氣氣周家。

    她早料到了周家母子那性子,回家之后肯定得吵起來。

    想到周沖早先那么嫌棄安楠,現在卻是悔不當初,周春枝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她哼著小曲進了周春生家。

    周春生這邊也接到蔣媽打來的電話,知道安寧要結婚,也挺高興的。

    看到妹子過來,趕緊叫他媳婦整倆菜,要留周春枝吃飯。

    安寧這天和安萍一起去娶婚紗照。

    倆人開車到了影樓那邊,因為是提前聯系好的,她們過去的時候,照片相冊什么的都準備好了,安寧和安萍也沒多留,提上東西就走。

    才把照片放到車上,安寧繞到前邊想開車門,就聽到不遠處傳來打罵聲。

    “你個賤坯子,不要臉,搶別人的老公,你怎么不去死,你個……”

    安寧順聲望過去,就看到離她不遠的地方一個頭發亂糟糟的女人按著一個打扮精致漂亮的女人在打,周圍好些看熱鬧的,有好事的還在拿著手機錄相,還有的議論紛紛。

    這場面,凡是看到的人都認為是正室毆打小三。

    安寧原先是不想多看的,她事情還多的很,可沒有閑功夫看熱鬧。

    可是,當那個打扮的很精致的女人抬頭的時候,安寧看了她一眼,就叫上老三:“先別上車,過去看看。”

    老三是喜歡看熱鬧的,一聽安寧要過去,立刻就往那邊跑。

    安寧走的也很快。

    她過去之后,直接攥住那個看起來很垃塌的女人的胳膊:“行了,差不多就得了,大街上也不嫌丟人。”

    安寧為什么過來,因為這兩個女人安寧都認得。

    一個是魏媽,一個是沈楓。

    她沒想到會在大街上碰見這場面,也不知道魏媽是怎么找到沈楓的,她就是看到了不好不管。

    “你是誰,你憑啥管老娘的事,你算哪頭蒜,你不會和這個賤人是一伙的嗎。”

    魏媽看到安寧那長相,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一看就是狐貍精相,怪不得和小三是一伙的,你肯定也是小三。”

    老三最受不得這個的,她最不愿意讓人說安寧是狐貍精長相,一聽這話,當場挽了袖子就要揍魏媽:“你說什么,我告訴你,別以為你上了年紀我就不敢打你。”

    “你又是哪來的小騷貨,你們一個個的不要臉,欺負人。”

    安寧使了個巧勁一推,就把魏媽推出老遠。

    她扶住沈楓:“你沒事嗎?”

    沈楓被扇了巴掌,這會兒臉上紅腫一片,看起來很狼狽。

    不過她沒哭,對著安寧搖了搖頭:“沒事。”

    安寧就扶著沈楓往她車旁走去。

    魏媽要追,老三攔住她:“你干嘛,真沒完沒了的。”

    這會兒老三應該也猜到了魏媽的身份,甭管怎么說吧,這畢竟是魏家銘的媽媽,老三還真不好揍人,只能想法子攔住。

    等到沈楓坐到安寧車上,老三才飛快撤退。

    她鉆進車里,安寧一踩油門,車子急駛而去。

    魏媽想追都追不上的,只能氣喘吁吁的罵了一通。

    沈楓坐在車里,有些緊張忐忑:“你們……真的很謝謝你們幫我,要不然我還真吃大虧了。”

    她一說話,扯的嘴角都疼。

    安寧看了她一眼:“需要先買點藥嗎?”

    沈楓搖頭:“不用了,我家里有藥,你在前邊放我下來就行。”

    安寧笑了一聲:“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不必。”

    沈楓趕緊擺手:“已經很麻煩你們了。”

    老三就笑了:“麻煩什么啊,都是熟人,我姓蔣,叫蔣安萍,我大姐叫安楠。”

    她這么一說,沈楓就知道這是誰了。

    只是她更不好意思了,畢竟這樣的事情讓蔣家那邊的人看到了可不好,說不得讓人家對魏家印象不好了。

    “讓你們見笑了。”

    沈楓哭笑了一下。

    她倒是一個很溫婉和善的人,看著脾氣也不錯:“我也沒想到出門逛街會碰到她,一時也沒防備,要不是碰到你們,指不定被她打成什么樣子呢。”

    安寧沒說什么,老三也聰明的沒多說啥。

    安寧開車把沈楓送了回去,又叮囑她臉上一定要用些藥,這才開車離開。

    老三回去就把這事跟安楠說了。

    安楠也沒瞞著,就跟魏家銘說了一句。

    魏家銘是真的氣著了,他給魏媽打了個電話,電話里,他也沒罵,更沒吵,而是語氣冰冷的說了一聲:“你的所做所為都在把我們推遠,我早行就說過,你已經不是我媽了,我從今往后也不會再叫你媽,你……和你的錢過吧,但愿你能夠一直好好的。”

    魏家銘的聲音冰冷不帶一點感情,真的是讓魏媽著急了。

    她顫抖著哀求:“家銘,媽就只剩下你了,你姐不中用,你爸一心只想著那個狐貍精,我……我什么都沒了,你要是不認我,讓我怎么活啊。”

    魏家銘心累的不行,語氣更加的冷淡疏離:“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是怎么活過來的,你做的那件事情,你讓我姐怎么活?你從來不考慮我們,憑什么讓我們還要親近你?憑你守著錢只會讓我們吃爛菜葉子?憑你賣兒賣女還光榮的不行?憑你遇事只會抱怨別人?我還是那句話,我爸和你離婚我絕對不攔著……呵呵,和你說這些有什么用,你什么都不明白,行了,我掛了,以后別再給我打電話,也別找我。”

    妙書屋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