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702-44256682/

3787.第3787章:硬到底
    黎昌懂一點華夏文,畢竟自己老爸就是從華夏逃亡出來的。

    可也蓋不住這家伙一通火炮的來啊。

    所以,氣的這邊結結巴巴的回罵著。

    罵不贏了,直接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后,就在自己國會大廈辦公室里大吼了一句:“瓦特斯去哪里了!”

    “他的人呢,馬上給我聯系他,讓他十分鐘之內,馬上把他軍人給給調到這邊來,把這群人給轟走!”

    這一整天,剛開始是幾百個人在他們外面叫喊。

    黎昌沒有當回事,這是這段時間的常態了。

    因為失業的人越來越多,前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會有這么幾百人在他們大廈面前喊喊口號。

    喊完了,看沒有人出來搭理,他們就自己該干嘛干嘛去了。

    自己也會散掉。

    可萬萬沒有想到,這波鬧事的覺醒已經遠遠超過了他之前的預期。

    整整呆了一天的時間,期間人數在不停的增加。

    還這么下去,只怕到了明天早上,門口非得要聚集數萬人不可。

    到時候事情就非常嚴重了。

    所以,在下午六點的時候,他就已經讓人去調集軍隊過來。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警察能夠控制住的場面。

    拉瓦斯就是他下面的兩大軍方大佬之一。

    他顧問馬上小跑了過來,滿頭大汗:“黎昌先生,拉瓦斯將軍的人馬上就要到了。”

    “現在在路上。”

    黎昌已經徹底紅了眼睛:“整整一個小時,我一直都沒有看到他的人。”

    “你給我告訴他,如果十分鐘之內趕不到的話,他直接下馬吧!”

    “是是是,我馬上就去通知。”

    顧問剛準備離開,突然,外面發生了巨大的騷亂聲。

    他往外面一看,臉色大喜:“黎昌先生,拉瓦斯將軍的人已經到了!”

    黎昌走過來,一把把他拉開,望著下面,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氣。

    隨后又說:‘你給我通知下去,個那的人也要給我過來!’

    此刻,他雖然看似非常的不理智,但是腦子里面的精明還未曾消失。

    這場游行,他已經做好了強行鎮壓的準備。

    也明白,一旦這么做了,明德控制的一些媒體明天肯定會大肆報道,來黑他。

    最好的辦法,也是把明德給拉下水。

    讓他下面個那也參與其中,這樣你就不會背后抹黑我了。

    算是一個保障。

    顧問愁眉苦臉的回到:“我們之前已經按照你的吩咐,讓個那將軍也派人過來。”

    “但我們根本聯系不上個那將軍。”

    “不但他聯系不上,他下面的幾個主要人物也已經聯系不上。”

    黎昌猛的打了個寒顫,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預謀!這肯定是一場針對他的預謀,就是逼自己出手。

    一旦出手了,就等于是被人踩住了尾巴。

    尾巴都讓人家給踩住了,你還能夠跑哪里去!

    回過神后,趕緊開口:‘快,快聯系拉瓦斯將軍,讓他們馬上停手!’

    顧問被搞都神魂顛倒,他不明白黎昌的意思。

    但也不敢忤逆他的命令,趕緊出門去打電話。

    可外面的情況,豈能是說停就能夠停的。

    這些軍人一過來就動真家伙,早就已經點燃了農民們的怒火。

    農民的世界很簡單,愛恨分明。

    我不惹事,但你惹了我,我管你是誰,我特么就要干回來。

    尤其是南越國家這樣普遍教育水平很是低下的地方。

    很多人未曾開化。

    拉瓦斯坐在他的軍車里確實接到了電話,也發號了指令下去,讓他的人也停手。

    可他們停手了,游行的人就會停手?

    可能嗎,不可能。

    所以,他們停手后,事態越發不可控制。

    拉瓦斯坐著的軍車都被人給掀翻了。

    這徹底的刺激了這個位居高位者的底線。

    大吼一聲。

    手下的軍人開始瘋狂的反擊。

    而且反擊的級別也升高了。

    剛開始還只是用催淚彈驅逐啥的。

    手上的武器也都是一些棍棒。

    可現在直接上了家伙,也上了橡皮子彈。

    不停的對著這些人開槍。

    上了真家伙,那么驅逐起來就非常快。

    畢竟這些農民手里根本就沒有真家伙。

    故而,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數千人一哄而散。

    黎昌原本還在自己辦公室里面十分揪心,可一看人已經被他們給驅逐走了。

    猛然松了一口氣。

    又過了一會,拉瓦斯站在了他的辦公室里。

    眉頭緊鎖:“黎昌先生,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明天,我估計會被媒體大肆報道,我們很快就會陷入到旋渦當中。”

    “還有,我接了很多國外的電話,這些人現在一個眼睛也是盯在我們身上的。”

    “如果這么下去話,我們無法脫身。”

    黎昌給了他一巴掌:“我不是讓你停手了嗎,你怎么不停手!”

    這話其實已經表明了一個態度。

    如果明天事情真演化到了他們預測到程度,黎昌肯定會把這個瓦特斯給丟出去當替死鬼。

    畢竟,我讓你來平息這場動亂,并不是讓你過來動手打人的。

    而且期間我還特意指令了你,讓你停手,但的你沒有聽我的。

    瓦特斯明白了這意思后,趕緊著急的說“黎昌先生,對不起。”

    “我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啊,你看那時候外面可是凝聚了幾千人。”

    “而且這些人明顯的是要對你動手的,一旦讓他們沖進來,還不知道要發生什么事情。”

    黎昌陰沉著臉,從未有過如此窘迫。

    這就跟下象棋一樣,我明明已經沖到了你跟前。

    明擺了就是要告訴你,我要吃了你那個子,而你偏偏沒法救,救了這個,顧不上那個。

    一直到最后落敗。

    想了會,咬了咬牙:“對,這是明德計謀。”

    “如果我把你給踢出去了,等于是自斷了一條手臂。”

    “只要我不把你丟出去,你手上的權利就在,軍人就在你手里。”

    “一部分農民,我又何必在意他們的心思!”

    "手里有人才是硬道理!"

    這思想非常的危險,黎昌此刻已經徹底喪失了理智。

    他已經決定拋棄所謂的民意了。

    這也是典型的軍閥思想,我有人,就可以擁有一切!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