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220-44256713/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化魔塑體丹?”我接過玉瓶,吃驚地看向血幽魔神。

    “老兒,你還不明白嗎?”血幽魔神冷笑一聲,接著繼續道:“能夠維持你的生機,就是靠這些魔氣,但是魔氣灌體只是維持生命體征而已,你渾身經脈寸斷,沒有本座這瓶化魔塑體丹保命,那么你就算再如何魔氣灌體,也是無用功,待得你能夠初步塑造我魔族體質,你便可以恢復一些實力,當然了,要恢復到全盛時期短時間內還不可能。”

    “血幽,老夫這孱弱的身體,對你又有何用,你救治老夫為的是什么?”我反問一句。

    老實說,我根本就不會和魔族人為伍,這次能夠蘇醒過來,居然是依靠魔氣灌體,這說來有些諷刺,更為讓我不解的是,血幽魔神居然會救我,而分身卻是背叛了我。

    “哈哈哈哈,本座只是讓你這老兒認清現實,從今日起,你便不是人族修者,以你這面貌示人,渾身又有這精純的魔氣,你覺得你的族人會將你當自己人嗎?”血幽魔神哈哈大笑起來。

    “你、你想讓老夫背叛人族,加入你魔族?”我咬牙。

    “老鬼,你是不是身殘腦子也殘了,你除了一條狗命,你還有什么,你的劍呢?你的命都是本座救回來了,你覺得你還能有所選擇嗎?”血幽魔神陰冷道。

    血幽魔神說的不錯,我手無寸鐵,渾身上下什么都沒有,只是我不知道我內天地之中,會不會有什么事情發生,分身奪走的儲物戒和靈犀戒,就算是我的劍和金雷翅等重寶都一柄剝奪,此刻我根本就沒有任何趁手的兵器,況且我還知道我擊殺那幾個魔王后,那些身價也被分身剝奪,其中那一件‘幽冥斷魂琴’便是絕對的寶物,分身此刻實力可是大大加強,今非昔比。

    “老夫的確沒有選擇,連命都在你的手里。”我坦然開口。

    “本座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此地乃本座的魔幽谷,就算林楠小子再怎么召集人馬,他也離不開我萬魔谷,本座就算將萬魔谷翻個底朝天,也要將此子揪出來!”血幽魔神話畢,他身形一閃,消失而去。

    看著血幽魔神消失離去,我低首看了看這魔池,此刻我整個身體都浸泡在魔池之中,而我體內,有著一股股魔氣,這些魔氣充斥在我的五臟六腑,但是并沒有滲透到我的丹田,我丹田之內,法力枯竭,真元力也蕩然無存,這都是我功法逆轉之后的后遺癥。

    “怎么會這樣?”我心下思量。

    能夠活著就是萬幸,但是我必須要搞清楚我為何會變成這樣,而且還差點死去。

    開始回憶之前我功法逆轉后擊殺黑鱷魔王和七指魔王的場景,記得那時候我渾身爆出黑白雙色能量,這兩股能量一激發,便產生恐怖的殺傷力。

    ‘星辰玄空’曾經警告過我修煉此術起碼也要擁有洞境的實力,并且逆轉功法‘回春訣’會產生兩股力量。

    白色能量是生命之力,而黑色能量是毀滅之力!

    生命之力可以產生生機,也就是回春訣正常運轉后,可以讓我的身體生生不息,無時無刻都在修復我的身體,而黑色能量產生的是毀滅之力,這股毀滅之力就算是施法者都會遭到反噬。

    生命之力和毀滅之力達到平衡,便可施展星辰光點,我那時候就是如此做的,而逆轉回春訣在大戰之中,我沒有能夠收住,而如此一來,毀滅之力占據上風,摧毀了我的渾身經脈,讓我的法力和真元力在瞬間潰散開去。

    法力和真元力的潰散并不是最致命的,致命的是這股力量在瞬間毀滅我的生機,讓我的身體不斷的機能下降,出現瞬間老死,壽元耗盡的跡象。

    不過此刻,我倒是不擔心起來,因為我此刻雖然情況極度的糟糕,但是我身上的這股毀滅之力已經消失不見,也就是說,這股毀滅之力不會再有可能來摧殘我的身體,我的確是死里逃生,撿的一命。

    這一命能夠撿回來,還真的要感謝血幽魔神給我魔氣灌體,讓毀滅之力能夠分心他顧,攻擊這股魔氣,此消彼長之下,毀滅之力的能量開始耗盡,而我也得以生還,這魔氣充實在渾身,讓我能夠護住心脈,不至于丟命。

    身體時時刻刻都被魔氣繚繞著,按照常理來說,我看上去還真的是修煉魔攻的邪道。

    撿回一命,對我來說是好事,也給我一定的機會,我必須想方設法去降服分身,將他控制住,并且身體一定會恢復到巔峰。

    我的神魂完好無損,‘回春訣’、‘七殺劍訣’、‘古煌劍訣’、‘畫地為牢’等逆天功法劍訣和法術都在我的腦域空間,只有修煉出來一層,或者修為提升,才能打開下一層,這是分身所無法具備的,分身居然沒有殺我,而是放過我,他難道不知道攝出我的魂魄,將這些逆天功法都找出來嗎?還是說他大意了?

    另一方面,我就算是將死之人,我的神魂境界都比他高,我本就不可能真正的死去,也就是說,此刻我的神魂并沒有任何變故。

    毀滅之力能夠摧殘我的身體,但是無法摧殘我的神魂,此刻毀滅之力消失,是不是意味著我可以嘗試運轉回春訣,修復身上的傷勢?

    心下打下一個問號,只是此地是那魔神的地盤,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此魔察覺,這讓我不免心下有些緊張。

    雙手在池底一個掐訣!

    嗡!

    帶起一聲微弱的嗡鳴,回春訣剛啟動,卻是頃刻停滯!

    “什、什么?”我吃驚地起來。

    經脈寸斷,丹田內沒有絲毫的法力和真元力,這根本就無法運轉回春訣,看來我需要補充一些恢復法力和真元力的丹藥,也或者說,我需要到內天地的藥園找出一些天材地寶。

    思維到了此處,我雙眼一閉。

    “黃金戰蟻,你在嗎?”我心念傳音。

    “在的主人,怎么說?”黃金戰蟻回應道。

    “你這段時間一直在閉關嗎?”我繼續問道。

    “主人,我前不久剛剛晉級到嬰變境,最近一直在穩固境界,小金他們呢?是不是也晉級了?”黃金戰蟻回應一句。

    “不說他們了,你到我內天地的藥園,拿幾株萬年份的九曲靈參!”我忙說道。

    “主人,藥園我進不去,那是禁地。”黃金戰蟻忙開口。

    汗死,我怎么將這件事給忘了,話說藥園可是在獨立空間的,我的家人都在獨立空間之中,此刻我無法入內,看來還要聯系冰鳳仙子她們。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