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214-44256712/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又是你們做的好事?
    白影頗具深意的這一番感慨,卻令老者與少女同時面色微微一凝,心生些許警惕,表情亦是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蘇玄不由看了她一眼,道:“那也是他們的事情,與我們無關,不必多言。”

    聽到他這么說,白影輕輕哼了一聲,轉而看向窗外,不再說什么了。

    蘇玄則是說回了正題:“看得出,這枚靜海神珠的確價值非凡,或許并不亞于輪回珠,所以我想知道,兩位接下來準備怎么辦,打算怎樣保護這枚靜海神珠?”

    “此刻我們仍在這里,逆神谷應該不會輕易露面,暗夜魔族,雖然不清楚他們究竟有多少人,但是至少現在他們應當還不敢堂而皇之的出現在世間,可是只要我們一離開,很有可能他們便會再度重來,可能到那時,他們便會準備直接以殺戮來爭搶這枚至寶了。”

    老者愁容滿面,蘇玄所說的,也正是他之前最擔心的問題。

    實際上,若不是蘇玄與白影二人恰巧經過這一片海域,說不定之前那一場魔霧侵蝕,便已經剝奪了大量族人的性命,到最終,他們為了妥協,則會選擇交出這枚靜海神珠。

    可是蘇玄的到來,則是中斷了逆神谷與暗夜魔族的計劃,甚至是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這才使得他們現在有了坐下來再做商議的時間。

    老者有想到,蘇玄特意如此問,會不會是準備將這枚靜海神珠要走?可轉念一想,他又覺得不應該是如此,蘇玄無論怎么說,也是一界之主,再加上他自身也有一枚真正意義上的逆天至寶輪回珠,又怎可能再覬覦一個甚至還不如輪回珠的寶物?

    除非是他們眼瞎看錯了人,否則他們相信,蘇玄絕不會打這枚靜海神珠的主意。

    思索良久,老者才看向少女,低聲道:“族長,蘇界主的擔心很有道理,他們若是離開,那些家伙一定還會再回來,到那時,我們就沒機會再做選擇了。”

    少女倒是沒顯得太過擔憂,經過這一番對話的注意力轉移,她也漸漸忘掉了之前的窘迫之事,此刻終于恢復了平靜,認真無比的說道:“蘇界主可是有什么好的建議?”

    “當今世上,如果說暗夜魔族的敵人是我們所有人的話,那真正能夠制衡逆神谷的勢力,便只有藏劍閣一家,不過他們似乎只養劍,并不收取其他至寶……”

    “但是,我與藏劍閣幾位前輩恰好又相識,若是拜托他們代為守護靜海神珠的話,應當會安全許多。”

    “只不過……這種安全幾率也只有七成左右,夢族長也可以自己做決定。”

    謝無夢很頭疼,這已經是沒得選擇了,要么是聽蘇玄的,將靜海神珠交由藏劍閣代為保管,可這樣也不能確保一定安全,要么則是干脆將此物交給蘇玄。

    除此之外,倘若找不到人來保管靜海神珠,他們自己或許真的守不住這枚至寶。

    就在少女糾結的時候,之前被蘇玄下了禁口要求的白影,卻是悠悠說道:“在這里自然關注不到,但如果將此族轉移到東域、甚至是太淵魔界的附近,豈不就安全穩妥許多?”

    老者猛然抬起頭,看著白影,心中的第一個念頭是,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若能夠舉族轉移到東域內,有了太淵魔界與新的血剎魔界的同時關照,他們的確會安全許多。

    但是這股興奮只維持了一剎那,老者便又遲疑起來。

    轉移……真有那么好轉移嗎?學府

    這片海域如此遼闊無垠,幽海王蟹族無論是本族還是分支,還有許許多多,想要短時間內將這些分支全部召集起來,十分麻煩。

    而召集之后,再一起轉移,便更費勁,況且有一些族人,甚至還未完全進化出人類形態,完全適應不了陸地上的生活,若是強行轉移,說不定反而會適得其反。

    這么想了一下,老者不由感到異常頭疼,好像無論怎么做,都避免不掉這一劫了。

    他心中嘆息了一聲,看向身旁少女。

    無論想再多,還是要由族長來做決定,只要真的下定決心要轉移族群,那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謝無夢也在考慮,究竟怎樣做,才可以兩全其美。

    可是任她怎么想,都想不出來兩全其美的辦法,無論如何,都注定要損失一部分族人或是物資與元石。

    正當她糾結猶豫不定之際,這艘戰船突然間劇烈震蕩起來——

    轟隆隆!!

    外界雷聲響起,狂風獵獵,而海上的風暴一旦凝聚形成,便可掀起數百丈的巨浪,在這樣的情況下,巨浪若要沖擊戰船,一定會造成極為可怕的破壞力!

    老者與少女不得不同時終止了思索,紛紛沖出戰船外,凝目看向前方的龍卷風暴。

    蘇玄與白影則是跟在后方,走出了小屋,來到船舷附近,一抬頭,也同時看到了正在前方海域上空肆虐的龍卷風暴。

    “又是你們逆神谷做的好事?”蘇玄挑起了眉頭,看向白影,傳音問道。

    白影聞言,略微有些不悅的蹙了蹙眉,道:“何來證據證明,這一道風暴便是逆神谷而為的?”

    蘇玄沒有與她爭辯,此刻風暴肆虐而來,速度極快無比,每當這道風暴卷過一處,那處便會掀起百丈巨浪,海浪洶涌咆哮著,果真朝幽海王蟹族這邊的海域領土撲了過來。

    老者望著巨浪,神色微變:“族長,這道海浪太過強大,憑借我們的一己之力斷然不可能將其阻擋下來,不然……我們便利用神珠的力量,來阻攔巨浪侵蝕吧?”

    “副族長能不能確定,這道風暴與巨浪,究竟是不是敵人故意施展的手段,為的就是要我們動用靜海神珠呢?”謝無夢抿著唇,臉色有些蒼白。

    她的腿腳本就偏軟,此刻加上心事重重,周圍勁風一旦襲過,她的身形便會隨之顫抖,十分危險。

    見此,之前還在后方的蘇玄,一步踏了過去,單掌拍出,將一道暴風轟了回去,同時又凝出一縷靈力,敷在少女身周,使得她能夠勉強站立下去。

    “多謝蘇界主……”少女小聲說道。

    蘇玄面朝著愈來愈近的巨浪,沉聲道:“副族長閣下將寶物看管好,不到存亡之刻,一定不要動用此物,這道風暴……我來應對。”

    “正好,我也想借用這一次出手來試探一下,究竟是哪一個人,在打這片海域的主意。”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