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0841-44256718/

第十三章 迫切感
    末日……雖然“正義”奧黛麗早就從知識教會那位半神口中知道了關于末日的預言,但對此一直缺乏實感,總覺得那是用來欺騙民眾的宣傳。

    哪怕她已經歷了一場個人異常渺小的戰爭,也不認為這個世界距離末日只剩十幾年。

    這一點跡象都沒有!

    不過,現在說出末日預言的是“愚者”先生的眷者,一直都值得信賴的,敢于打天使主意的“世界”先生,而且,語氣是那樣的篤定,似乎他已經真切地看見了十幾年后將要發生的事情。

    這讓奧黛麗本能就選擇了相信,內心驟然一沉,既緊張,又慌亂。

    除了這些,她還感覺自己的迷茫一下消退了不少——還有十幾年就要末日了,就算溺水的人,都會掙扎一下,更何況一位狀態完好的序列4半神。

    末日……作為風暴教會的樞機主教,“倒吊人”阿爾杰最近看過不少末日預言,但那些無從證實的東西哪里比得上“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異常鄭重的提醒,兩者帶來的沖擊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

    與此同時,他還敏銳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那就是“世界”說神靈都會毀滅。

    阿爾杰的第一反應是格爾曼.斯帕羅對“愚者”先生不敬,因為“愚者”先生也是一位神靈。

    但他迅速就否定了這個想法,畢竟“世界”格爾曼.斯帕羅是“愚者”先生的眷者,是最虔誠的信徒,塔羅會其余成員或許還有一定的可能在言語間不小心褻瀆到“愚者”先生,“世界”格爾曼.斯帕羅那是絕無可能。

    基于“格爾曼.斯帕羅不會對‘愚者’先生不敬”和“他說了神靈也會毀滅”這兩個前提,“倒吊人”阿爾杰很快得出了另外的結論:

    在“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心中,“愚者”先生的位格是高于真神的!

    這……阿爾杰從不懷疑“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見識,畢竟這是一位經常和天使打交道的強者。

    這樣的認知讓他又驚又疑,一時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釋。

    以“命運之蛇”的血液晉升半神,對應序列3叫做“預言大師”的“隱者”嘉德麗雅偶然也會夢到末日來臨般的畫面,加上“神秘女王”貝爾納黛時不時的提醒,她并沒有因“世界”先生剛才的話語產生詫異和震驚的情緒,只是有種揚起的灰塵終于落到了地面的感覺。

    對于未來,這位“神秘學家”同樣迷茫,除了提升自己,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用力。

    末日……“審判”休和“魔術師”佛爾思隔著“隱者”女士對視了一眼,感應到了對方心中掀起的驚濤駭浪。

    她們完全沒想過自認為美好的生活,在沒有其他意外的情況下,頂多還能維持十幾年。

    那個時候,她們正值人生的盛年,即使未成半神,也不用太擔心身體衰老帶來的失控傾向加劇。

    因為說話那個人是“世界”格爾曼.斯帕羅,所以兩位女士都未懷疑末日預言的真假,一時又惶恐又沉重。

    最開始時,“太陽”戴里克難以遏制地產生了一定的沮喪,因為白銀城剛離開末日般的神棄之地,來到光明世界,結果用不了多久又要迎接新的末日。

    很快,他調整了心態,選擇相信“愚者”先生。

    這位偉大存在既然能將白銀城從神棄之地救出,那同樣可以阻止末日的來臨。

    雖然我是末日時血族的救世主,但也沒想過末日會這么快降臨……我才只是一位伯爵……“月亮”埃姆林忍不住微皺起了眉頭,就像是才上了幾天課的學生突然要迎接考試一樣。

    當然,這同樣讓他有點振奮,畢竟他用不了多久就將履行自己的使命,在同族面前展現自己的偉大。

    “星星”倫納德從老頭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口中聽過末日預言的事情,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發展,但早就有一定的心理準備,此時最先回過神來,開口問道:

    “為什么末日會突然降臨?現在一點跡象都沒有……”

    克萊恩操縱假人“世界”回應道:

    “只是你們沒有發現跡象而已。

    “難道你們以為神戰會毫無緣由地爆發?”

    見塔羅會眾位成員都被震住,陷入思考,“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又補充了一句:

    “具體的原因你們暫時沒有資格知道,那僅僅只是了解,都會帶來難以抵御的污染,只有天使及以上的存在,才有可能抗衡。”

    這和知識教會那位半神說的差不多……也接近星空的污染……我好像遺忘了什么事情……“世界”先生似乎已經了解了原委……他不害怕被污染?他,他已經是天使?是祂?“正義”奧黛麗腦海內閃過了一個又一個念頭,敏銳察覺到“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可能已完成晉升,成為了真正的神話生物。

    在古老的年代里,這甚至可以被稱為從神,是神靈的一員!

    緊接著,“倒吊人”阿爾杰、“隱者”嘉德麗雅等塔羅會成員都解讀出了那個事實,知道“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已經站到了現實世界的頂端,成為了行于地上的天使。

    他們有的猜測這與格爾曼.斯帕羅之前謀劃對付一位神話生物有關,有的相信這是“愚者”先生進一步復蘇對眷者帶來的好處。

    但不管怎么樣,塔羅會除去主持者、召集人,第一次有了天使位格的成員!

    當然,對于“世界”格爾曼.斯帕羅晉升至序列2這件事情,他們都不是太意外,早就變得麻木。

    克萊恩操縱“世界”,讓他環顧了一圈道:

    “你們接下來可以好好想一想之后打算做什么,準備怎么做。”

    “審判”休和“魔術師”佛爾思等塔羅會成員微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之后又是十來分鐘的自由交流,這次塔羅聚會逐漸步入了尾聲。

    …………

    回到現實世界,休環顧了自己臥室一圈,表情一點點沉凝了下來。

    她再次感覺到了那種迫切。

    走出房間,休看見佛爾思也在同一時間來到了走廊,不再像往常那樣還要癱一陣才出來。

    “你打算去哪里?”兩人同時開口道,接著又同時沉默。

    幾秒之后,另一個客臥內走出了位清秀的少年,他戴著窄框眼鏡,留著略顯蓬松的頭發,雙手抱著幾本厚厚的書籍。

    “糟糕,忘記今天下午有課了!”這少年邊喃喃自語,邊沖向了樓梯口,完全無視了兩位女士的存在。

    他是休的弟弟,洛.迪爾查,剛進入一所針對律師預科考試的學校讀書。

    ——在貝克蘭德,必須先通過預科考試,然后才能成為見習律師,而見習律師需要跟隨一位大律師學習和工作至少五年,才能獲準參加資格考試,拿到事務律師執照。

    如果想更進一步成為大律師,則必須進入貝克蘭德律師學校接受大學教育。

    休看著弟弟蹬蹬蹬地跑下了樓梯,臉上不自覺露出了一絲笑容。

    她旋即抬頭,對佛爾思道:

    “我準備回軍情九處,努力做事。”

    “我打算去老師那里一趟。”佛爾思也回答了剛才的問題。

    緊接著,這位“旅行家”的身影飛快透明,消失在了原地。

    幾秒的工夫,佛爾思出現在了重建中的普利茲港,來到了一棟還算完好的房屋前。

    然后,她從暗袋里拿出紙筆,寫了個留言條,打算告訴老師自己已消化完“旅行家”魔藥。

    收起吸水鋼筆,她將那張紙塞入了門口的信報箱中。

    這不是多里安.格雷.亞伯拉罕的住處,是佛爾思和這位先生之前約定的傳遞信息的地方。

    等到第二天,佛爾思再來到這里,就將看見多里安給出的見面地點和時間。

    …………

    埃姆林在自己的房間中睜開眼睛,換上外出的立領大衣,打算去拜訪尼拜斯侯爵。

    乘坐馬車經過月季花街時,他下意識往窗外看了一眼,有些愕然又不算意外地發現豐收教堂的大門打開了。

    短暫的猶豫后,他讓車夫靠邊停車,并付了車資。

    戴上禮帽,拿好手杖,這位眼眸鮮紅的血族伯爵登上臺階,進入豐收教堂,看見那似乎又長高了一點的烏特拉夫斯基神父正彎著腰背,清掃祈禱廳。

    果然已經放出來了……真是保護性關押啊……埃姆林暗自搖了搖頭。

    這時,烏特拉夫斯基神父抬起腦袋,看了他一眼道:

    “把燭臺擦一擦。”

    “……我是在取悅母神。”埃姆林咕噥了一句,走到后面的房間,換上大地教會的褐色教士袍,開始勞動。

    他和烏特拉夫斯基神父都沒再說話,各自做著屬于自己的事情,努力讓豐收教堂重歸潔凈和安寧。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突然進來一堆人。

    埃姆林下意識望去,看見了卡西米.奧德拉男爵,看見了曾經來豐收教堂“工作”過的歐內斯.博雅爾子爵,看見了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埃姆林的嘴角不知不覺就翹了起來。

    PS:這里給大家推薦一個為愛發電的網文推書人,赤戟,書荒的童鞋可以去看看他的微信公眾號:“赤戟的書荒救濟所”。

    九天神皇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