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7518-44256703/

第二十四章:劍之風暴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王級劍甲
    天鼓山之上數千米高空,一道道神光不斷的環繞,不斷堆疊,愈發雄渾、凝練,遠遠看去,仿佛是一輪神陽橫空般的綻射出萬丈光芒,如此的耀眼、奪目,強橫無邊的氣息仿佛海嘯陣陣呼嘯排斥虛空,排山倒海般的激蕩而出。

    陳宗凝視著神光天尊,雙眸內的一抹血紅愈發明顯,渾身驀然一顫,那一股晦澀森寒的氣機也在剎那一頓,繼而引爆。

    天風浩瀚、呼嘯不休,似乎要吹垮一切,陳宗身上浮現一抹虛影,一抹散發出強烈神光的虛影,那虛影內部卻是血紅一片。

    只不過有光明精魄的偽裝,使得那血色看起來沒有絲毫的詭異,反而有一種光明正大的感覺。

    那一尊虛影,就好像是從深淵而來,從殺獄而至,甫一出現,原本那種凝滯的感覺增強到極致。

    血修羅!

    這一式秘劍,與血劍訣的最強一式名字只相差一個字,或者說只少了一個字,但威能卻有著明顯的差別,因為這一式秘劍乃是真真正正屬于陳宗的秘劍,是陳宗耗費多年時間不斷參悟,最終根據自身的劍術、劍道所研創出來的一劍。

    有這一劍,血劍訣就不必再施展。

    凝滯!

    停頓!

    數千米之內,仿佛化為一副畫卷與數千米外隔絕開來。

    殺!

    身上的血色虛影與陳宗同步,一劍揮出,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劍,卻又仿佛將陳宗的一身力量完全展現。

    兩道劍光重疊,瞬間破空殺向神光天尊,其中所蘊含的殺戮極意強橫到極致,陳宗毫無保留的將之施展出來,儼然是極限級天尊的一擊。

    神光天尊被那殺戮極意一沖擊,神意立刻被撼動,仿佛要被劈裂似的,看到一片血色長河奔涌而來,血紅色的浪濤滾滾不休,仿佛有無數的蒼白手臂從河水內竄出,帶著死亡的意志抓來,又好像看到了一座尸骨之山堆疊在天地之間,巍峨無盡,一尊白骨帝王高坐在尸骨山頂,雙眸燃燒著蒼白的死亡之火凝望,收割萬物生機。

    驚悚!

    神光天尊的內心深處,驟然涌現出一陣難以言喻的驚悚。

    他感覺自己被騙了。

    那一式秘劍的威力,超出自己的想象,根本就不是頂尖級天尊所能夠施展出來的,那,是極限級天尊的層次。

    相差一個層次,起碼相差一倍以上。

    擋不住!

    神光天尊很清楚自己的能耐,根本就無法擋住極限級天尊的攻擊,還是十分強橫的一擊。

    逃!

    毫不猶豫,神光天尊就要抽身逃走,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價也再所不惜,因為他敏銳的感覺到,對方的目的似乎是要擊殺自己。

    無仇無怨,為何要擊殺自己?

    沒有時間多想了,先逃為妙。

    但,晚了,當他答應要接陳宗一式秘劍時,就已經晚了,已經落入了陳宗的掌控之中,除非神光天尊也是極限級天尊,否則,躲不開這一劍。

    血色劍光瞬間殺至,虛空被割裂出一道巨大的漫長的口子,殺向驚悚萬分的神光天尊,頓時劈中那一層層堆疊的神光防御,將之層層斬裂。

    當破開那一層層神光防御時,那一劍的威力也幾乎消耗殆盡。

    神光天尊終究是一尊頂尖級天尊強者,竭盡全力之下的爆發,還是勉強擋住這一劍。

    但,血修羅這一式秘劍的真正威力,可不是那劍光,那不過是前奏,是附帶的,其真正的威能是封鎖虛空。

    血色虛影在,數千米的虛空就會被封鎖,仿佛要凝固,風停云頓,更不斷的散發出強橫的殺戮極意沖擊目標、撼動目標的神意、震懾目標。

    處于血修羅的威能之下,哪怕是與陳宗同層次的對手,也會受到一些影響,更何況是實力不如陳宗之人。

    神光天尊現在就受到了明顯的影響。

    虛空藏元秘訣!

    霎時,一道拳頭大小的漆黑旋渦驀然出現在陳宗身后,轉動不休,吞吐出強橫的力量涌入陳宗的身軀之內,立刻讓陳宗近乎消耗一空的混元心力迅速恢復。

    得到補充,陳宗修為恢復過來,立刻十倍爆發。

    神霄!

    一劍絕空,奪盡世間一切光華,墜入黑暗,所有人只感覺原本耀眼無比明亮至極的天空,好像一下子陷入黑夜,連神光天尊不斷散發出的神光也被吞噬一般。

    霎時,一抹璀璨到極致的光華驟然亮起,讓所有人都不自覺閉上雙眸,無法凝視,否則會感覺自己的眼眸被割裂一般,痛苦至極。

    十倍爆發的神霄一劍,威力恐怖至極,頓時將神光天尊的血脈之軀斬斷,可怕的劍氣肆虐不休。

    太昊!

    強盛無比的光芒升起,仿佛一輪亙古烈陽般的燃燒不止,焚盡一切,直接轟擊在神光天尊的身軀上。

    神光天尊原本一番激戰,一身修為力量就被消耗了近半,接著又承受陳宗的血修羅一劍,修為力量再次消耗好幾成,又被神霄一劍斬斷,修為力量消耗得所剩無幾,最后的太昊一劍,直接奠定勝負、生死。

    死亡!

    從一開始,神光天尊就落入陳宗的節奏之內,被陳宗無形掌握。

    擊殺神光天尊,陳宗立刻取出對方的天魂,順便將其尸身摧毀之后,施展出無界無相殺秘劍,爆發出極致速度,飛速遁走。

    眾人只是感覺到黑暗降臨,光芒閃爍,先是一道,接著是一團,再接著,當黑暗散去之后,恢復平靜,天空之上,空無一人。

    “人呢?”

    “神光天尊呢?”

    “還有那個自稱天光劍尊的強者呢?”

    找不到,其他人最多不過只是天王級的實力,和天尊級相差明顯,哪里能發現陳宗的行蹤,早已經遠遁不見了。

    至于此戰結果如何,目前還沒有人清楚,如此,更好。

    ……

    陳宗遠遁,找了一處偏僻山坳降落,一身氣息瞬間收斂。

    天魂!

    陳宗的手中出現一顆天魂,散發出的氣息比之前長河天尊的天魂還要強,至少強出一倍。

    這是神光天尊的天魂,乃是頂尖級天尊的天魂,而長河天尊卻只是普通級天尊,實力差距明顯,天魂當中所蘊含的力量也差別明顯。

    看著這一顆天魂,感受著其中所蘊含的強大氣息波動,陳宗內心激動不已。

    “應該可以將古神劍甲真正提升到王級吧。”陳宗暗暗說道。

    煉化!

    立刻施展古神煉甲術,開始煉化這一顆更為強大的天魂,天魂內那精純無比的力量頓時被不斷的抽離,被古神劍甲所吞噬,古神劍甲上的光芒漸漸升起,愈發明顯愈發強盛,最后竟然化為一輪暗金色的烈陽一樣,照耀八方。

    氣息!

    強橫無比的氣息不斷高漲,愈發驚人,陳宗的身軀懸浮在半空之中,散發出的氣息沖擊八方,霸道無邊、古老深邃、沉重無匹,使得四周的虛空竟然出現一種扭曲、塌陷的狀態,波及到山坳,那山坳仿佛被無形的鋸齒不斷的啃噬、吞吃,不斷的消失。

    凹陷!

    山坳完全消失了,形成了一道凹陷,一道數百米的凹陷。

    漸漸的,隨著時間流逝,那一顆頂尖級天尊的天魂力量也被古神劍甲徹底的吞噬一空,將古神劍甲的威能提升到極致,將級的極致,但還是沒有突破。

    “不是力量不足,而是我要掌控這一股力量,方才能夠真正提升到王級。”陳宗的內心驟然生出一陣明悟。

    這一股力量強橫無比,從六倍提升到九倍,竟然隱隱有一種要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覺,一旦超出掌控,那就會失控,一旦失控勢必引爆,屆時就會給自己造成極大的創傷。

    絕對不能失控。

    陳宗立刻將一心混元境施展到極致、催發到極致,不敢有一絲一毫的保留,徹徹底底。

    掌控!

    不斷的駕馭這一股強橫的暴增力量,強盛無邊宛如古老烈陽的暗金色光芒,開始一點點的收縮、內斂,那是被陳宗慢慢掌控的標志。

    所幸,整個過程雖然持續不斷,但并沒有出現什么波瀾,漸漸的掌控,最終被陳宗徹底的掌控住,暗金色的光芒完全內斂了,顯露出那一身古神劍甲也大變模樣。

    黑色!

    古神劍甲的主色調變成了黑色,黑得深邃,讓人一看就覺得十分古樸、古老、深邃的黑色,在黑色之上,則有一道道的暗金色紋路,十分神秘的暗金色紋路縱橫交錯之間,似乎勾勒成一尊古老神明的輪廓,神秘至極。

    如果說兵級的古神甲是一塊粗鐵,那么將級古神甲就是精鐵,而王級古神甲則是一塊百煉精鋼,還是被加工打磨過的百煉精鋼。

    任何人只要看到這一副王級古神甲,立刻就會知道它的不凡。

    重寶!

    怎么看都是一副重寶。

    盡管很顯眼,很醒目,但其所具備的威能卻十分驚人,這威能,也十分內斂,讓人難以感覺清楚,唯獨陳宗才最清楚,那種威能。

    如果要以倍數來計算的話,王級古神甲對自身力量的增幅是十倍、速度十倍、防御十倍,還能夠形成一層強橫至極的神意防護。

    強!

    武裝著王級古神劍甲,陳宗感覺到自己這一身實力又增強一倍不止,達到一個十分驚人的高度,十分強橫的高度,有一種可以上天摘星入海擒龍的感覺,仿佛天地之間,再沒有什么可以阻擋自己。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