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2400-13577758/

第十四卷 寶鏡光華照白山 第四百零九章 二一添作五
    明己心急速運轉,將齊休從昏迷中拉醒。

    “沒殺我?”

    腦門上貼著張鎮壓符篆,動都動不了,靈力更毫無感應,【全知天眼】倒是能用,索性閉目感應。身處之處十分熟悉,應該是【金線銀背鰩】背部的大帳里,那么元嬰存在就在身下,是怎也逃不掉的。

    旁人統統不見,只有趙惡廉一個,正背對著這邊盤膝坐著,細細分揀儲物袋里的東西。

    昏過去應該沒多久,這鳥人才剛剛動手,“嘖嘖,靈石真不少,喲還有四階雷屬性的……”

    “四階海蛟內丹骨架”

    “召喚符篆、陣旗陣盤,這許多乖乖,他是要去單挑還是打戰啊?”

    “低階獸晶、靈丹靈草,這是他自己的,還是他家的老底?”

    “媽的一個土包子都那么多財貨,老子當年執掌一方,也不敢這么貪,哼哼。”

    一邊搶人東西還一邊嫌罵,遇到不值錢的就隨手丟下,搞得身旁一圈,全是楚秦道袍等雜物。

    “三階法器,材料是……沉海暗金。”

    他鑒定能力一般,許多東西都不認識,但對各類原材料的辨認本領十分了得,往往先從法器原材料入手反推,也能估得八九不離十。

    但像小魔淵黑市信物這種特殊物品,他就不認識了,稍微看了幾眼,便隨手往肩后一拋,慢悠悠劃出道弧線,‘啪,,正好打在齊休的臉上。被小東西順著臉滾下來,齊休動不了,氣得只能在心里亂罵。

    過了一會兒,記錄扌中鬼經】的頭蓋骨也沒認出來,被隨手丟棄,在地上倒扣著。齊休心中清楚,這已接近自家儲物袋底層了,下面,就是在小魔淵黑市買給趙瑤和秦唯喻的,一些相對平和、不那么嗜殺的魔道、鬼道功法和相關物事。

    最底層,則是厚厚的海量喚魔土。

    “咦?”

    一開始的個別魔修物事,趙惡廉并未在意,但成套的大量出現在齊休儲物袋里,肯定不是偶然,狐疑地一樣樣查看,又捻起小撮喚魔土,細細辨認。

    “這是?喚魔土”

    伴著驚喜的聲音,坐著的他一蹦三尺高,從自家儲物袋里取出本書冊,急匆匆翻閱,一再對照印證,“這么多”終于確定無疑,雙掌交拍,喜出望外,“好家伙,這能值多少?”

    他不知道齊休有【甲己心】天賦,醒的特別快,還在那自言自語,舉止無忌,而且很明顯的知道喚魔土的價值。

    “難道他有路子?”

    就差手舞足蹈了,他高興了老半天,突然面孔一板,一手拿著本魔道經書,一手握住撮喚魔土,回頭盯著齊休,糾結起來。

    根本不知道一切都已落入【全知天眼】的觀察之中。

    “看樣子,又得指著我這張嘴活命了。”齊休看這形勢,心里剛剛定策,額頭上的鎮壓符篆已被趙惡廉揭開。

    “姓趙的,你……”

    感覺到身上的壓制少去一分,裝作將將醒轉喝罵,趙惡廉根本不理,單手托著一捧魔土,“這玩意兒,哪弄的?”湊在跟前惡狠狠地問道。

    “醒獅谷里得了,怎么了?”老規矩,先說真話。

    “少唬我了”沒想到趙惡廉根本不信,又拿出那些魔道物事攤在面前,“你在那邊有路子,是不是?”說得沒頭沒尾,但手指小魔淵方向,齊休自然能聽懂。

    “什么路子?”

    “裝,繼續裝,嘿嘿……”

    趙惡廉獰笑,“這里離哪近?小魔淵吶真當我傻?要不是霍鸛那災星倒霉,死在了醒獅谷,老子就是這鐵風群島飛地的主人了,周邊有啥勢力,能不打聽清楚?”

    “你還有臉提到霍鸛?”

    齊休真是被這無賴氣笑了,要不是他為了討好霍鸛,把自己和人面紋蛇的關系給賣了,哪來后面那許多事。

    如今都面臨決斗,他還要搶自己一把。

    “別打岔”趙惡廉大手一揮,“我就問你,小魔淵那邊,你有沒有路子?”

    “有如何?沒有又如何?”

    看樣子,趙惡廉打上喚魔土主意了,估計和自己那時想法相似,想要把它換成能光明正大使用的靈石之類物事。答有,應該有機會活命,但齊休還是換了種方法,先反問一句。

    “別弄那些彎彎繞,你肯定有”趙惡廉指指那些魔道物事,“不然,這些東西哪來的,告訴你,想活命就幫我把這些喚魔土兌換了,我知道這玩意兒值不老少,到時候,分你一點就是。”

    說得好像這些東西本就是他的一樣。

    想活命,就得把他胃口吊著,真全都告訴他,才是真活不了。剛剛離開散魂棺,又遇到當年在幽泉地底的那種情況,眼前趙惡廉的面孔好像變成了昔日的多羅諾,“你啊腦子是不是不好,我若真有路子,剩這許多于什么?”再也不想哭求乞命了,并不顯露懼色,而是冷冷笑道。

    “也是……”

    一句話把趙惡廉說醒了,站起來托腮踱步,沉吟了幾圈后便再次笑道:“既如此,這玩意兒我留著以后慢慢想轍,齊老弟,不是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自家倒霉……”

    說完單手舉起,作勢就要往齊休天靈蓋上按下。

    “哈哈哈”

    怎能真等到他動手,齊休大笑,“我若沒有,那這些東西又是哪得來的?”身體動不了,努努嘴,示意地上的那些魔修物事。“慢慢發賣?你打得過霍武,等得起慢慢發賣么?”

    “我”

    一提到要和霍武決斗,趙惡廉就仿佛被戳中死穴,整個人都頹了。“我打不過他啊,他的伴獸是元嬰天鸛】,猛禽屬,我這老伙計不過是馱獸的變異種,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語帶哭腔,說完,腳底下的金線銀背鰩猛然晃了兩晃,似乎在表達不滿。

    “有戲”

    齊休見他那樣,就知道能拿住他,無欲則剛,有了欲念、恐懼、嫉妒、甚至喜愛等等感情,最容易墮入別人的手

    “你也別急,這事還有得救,我跟你分析分析,你看啊……”

    使出絕技三寸不爛之舌,一通忽悠,說得趙惡廉眼中異彩連連,兩人的腦袋不知不覺,越湊越近。

    海東城,姬信隆手一翻,就將齊休遞過來的滿滿一罐喚魔土收入自家囊中。

    “你又給我惹事”罵歸罵,但并不顯生氣,“按規矩,喚魔土這種東西是要上交銷毀的,你竟敢打跟魔修做交易的主意”

    “不要你收下于嘛?看樣子,這喚魔土當真是好敲門磚……”

    仍活蹦亂跳的齊休心中吐槽,他現在感覺自己就是儒家所說的那種奸臣、佞臣,雖然不至于像筑基時那樣做點頭哈腰形色,拍敢毅之流馬屁,但實際上于的事是一樣的。跟在姬信隆身后,隨他緩緩踱步前行,“是這樣的,這喚魔土呢,是我御獸門一個朋友所有,他最近手頭緊,就想拿出來換些東西。您知道的,我這本命就是個做中人的好材料,他便想通過我,攀上咱歸古派的交情,到時候,和您對半分……”

    想將喚魔土換成能用之物,有三條路子,一條就是拿著黑市信物再去一次,不管不顧全換了,這樣容易暴露不說,還會徹底得罪姬信隆,而且以后對趙惡廉沒一點利用價值,絕對被殺人滅口。還有一條,就是直接進小魔淵找魔修勢力,耗時長,危險性大,運氣不好,被人做成和魯平那般的鬼仆都可能。

    這最后一條,就是和姬信隆把話說開了,他在上次開辟戰爭之后,正式的主業就是對付小魔淵勢力,將喚魔土兌現,齊休料定他有那個能力,而且這樣還把趙惡廉綁進自家和姬信隆的中介勢力里,安全徹底無虞。

    “你當是拉生意么我可不是什么人都幫的”

    相處得久了,誰不知道誰啊,姬信隆的斥責,進入齊休耳朵后被自動過濾成正常話語,“他可不是小角色也是金丹后期,有元嬰靈獸,曾在御獸門牧守一方的”知道對方在意啥,繼續勸道。

    “噢?”

    姬信隆果然心動了,停住腳步坐下,“做過御獸門飛地之主……不是那要和霍武決斗的趙惡廉吧?聽說他是個破落無賴,和其他門主根本不能相提并論。”

    “您管是誰吶這人只要拿喚魔土兌些能用的東西出來,您只管二一添作五便是,他是御獸門的人,別的時候,還沒求上咱的習慣吶。”連姬信隆都知道趙惡廉是破落無賴了,自己還傻傻的和他約在外海見面,齊休心里直抽嘴巴,面子上還得苦勸。

    老是想著合作兩利,卻沒想到別人就是只看眼前的性子,還好,終歸是靠那海量的喚魔土和歸古派的路子,,將趙惡廉綁在了一條船上。

    “嗯。”

    姬信隆想了許久,終于點頭,“御獸門一向水潑不進……也好告訴那人,最好一次交結,不要拖延過久。”

    先前看小魔淵黑市里那內線魂修緊張的樣子,齊休以為這事肯定很麻煩,沒想到姬信隆卻篤定得很。

    他不肯細說,看樣子別有渠道。

    “好”

    還有決斗要事,時間耽誤不得,既然事情已經說定,齊休立刻告辭,回頭找趙惡廉去了。

    海量喚魔土,姬信隆很快兌了六十多萬三階靈石回來,和趙惡廉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兩人互不相見,齊休做中人經手,只混得了個活命的機會,并拿回了自家儲物袋里的物事而已。  
【網站地圖】

向上360理财平台